简单武侠 侠之大者

2016-10-10 00:00

   正当他已经感到绝望时,他看到了那座小丘。

  它真的很小,在这茫茫的水泽之中,就象个大海孤伶伶的小岛。

  但它已经足以承负得起他濒危的生命了。

  他拼尽全力游了过去,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抓住了几根野草,爬到了丘上。然后将脸庞贴在地上,狼狈的喘息着。

  大雨仍旧没完没了的下着,白哗哗的雨水落在他的脸上,打得他睁不开眼。不过谁管呢?现在,他终于将这条命拣回来了,虽然只是暂时的。

  他不知道在这场大水中活命的人能有多少,这方圆千里大都已成了水泊湖泽,少数的几处高地都挤满了人。连插只脚的地方都没有。人们见到别的人游过来,就会用木棍和石头招呼。

  是啊,这时候,谁还能顾得了谁啊?

  他将心中的沉痛收了收,开始抬头打量这个刚刚令他得救的地方。

  小丘不大,只有约么六七丈的方圆,高出水面也只尺于,这令他心中一沉,雨照这样的下法,也就三四天的功夫,他便会失去这个救命的所在了。

  唯一令他惊喜的,是小丘的中央搭着一个小小的窝棚,大概是原来建在高处用来看瓜田的。还好,可以避避雨了,这些日子来他可是被淋苦了。

  猫着腰,他将头探进了窝棚,目光所及,发现在窝棚的一角竟然还躺着一个人,不由吃了一惊。仔细看时,却见这人大约三十来岁的年纪,一脸的病容,双颊凹陷,双目紧闭,身上盖着条灰色的薄毯。那个人静静的躺在角落里,要不是身上的毛毯随着他的呼吸在缓缓起伏,简直和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

  他钻进窝棚,坐了下来,试探着向那个人打招呼:“喂,老兄,你怎么了?”

  那个人的喉咙一阵滚动,口中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样子非常的虚弱。

  他犹豫了一下,将身子趋向前去,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

  出乎他的预料,那人的额头并不烫,相反,倒是异常的冰冷。他又把住了那人的脉,开始摸不到脉搏,吓了他一跳,仔细切时,才感觉到心脏的跳动,这跳动十分的迟缓,比常人要微弱许多,似乎每一刻都有可能会停止,但却极有规律,隐隐的,似乎有某种力量在维系着它。

  那人大概也觉察到有人在身边,努力的睁开了双眼。

  当他和那人的目光一触,心中顿时一颤。

  那是怎样的一种目光啊。

  那目光是那样的呆滞,疲倦,充满着对茫茫人世丧失了热情后的绝望。不过,在更深的地方,还可以感到仍旧隐约存在的善良与宽容。

  定了定神,他轻声的问道:“你……生病了吧?”

  那人无力的眨了一下眼,算是回答。

  “别担心,你会好起来的。等雨停了,就会有人来救咱们的。然后再给你找个大夫,府城的妙手刘知道么?还没什么病能难得倒那老家伙哩!”他乐观的说。

  那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眼中露出淡淡的伤感,抬头望着那低矮的棚顶。外面,是隆隆的雨声。

  显然,那人和他一样清楚的知道,这雨,是停不了的。

  “‘凤鸣九万里,七星耀神州。’你听说过这两句诗么?”他突然问。

  那人的目光突然一亮,向他望来。

  “这两句诗说的是当今江湖上最了不起的一位大侠,凤鸣是指他独特的长啸声,七星是指他手中的碧玉七星剑。他曾经将自己的万贯家产变卖,用于救济湖广的难民;他还一夜间扫平了危害川陕十余年的天狼寨;追踪千里,在藏变不毛之地诛杀了天下第一淫贼碧眼头陀;单骑独剑,在千军万马中刺杀了寇边不断的鞑靼马匪头子胡不阿拉;你知道他是谁么?”他又问。

  那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的,他的名字叫李圣尧。”他微微的一笑,“你知道么,我就是李圣尧。”

  那人的目光中露出无比惊诧之意。

  “你说,这天下间还有没有李圣尧做不到的事情?”他盯着那人问道。

  那人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久久,唇边泛起一丝微笑,缓缓的摇了摇头。

  “所以,我一定会救你的。”他坚定的道,“因为我是李圣尧。”

  天边一阵沉沉的雷声响过,雨下的更大了。

  怎么办呢?这样下去的话,不要说救那个人了,恐怕连自己的命都会葬送在这洪水中的。

  浑浊的洪水卷杂着种种的乍物在他眼前奔腾着流过。他的目光突然一亮。“对了,要是能捞到几根木桩,就可以扎个木筏,载着两人离开了。

  他兴冲冲的转过头来,准备把自己的主意告诉那个人,希望可以激起他求生的欲望。

  待到目光落在那人的脸上,不禁心中一凉。

  明显的,那人的呼吸更加的虚弱了。是啊,这人大概已经困在这里好久了吧,要是三天不吃东西,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何况他还生着病?

  他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油布包。小心翼翼的打开,取出一个干巴巴的窝窝头,笑着对那人道:“呵呵,看,虽然我的招牌碧玉七星剑被大水冲丢了,可这个宝贝还在呢!来,吃吧!”说着,递到那人的嘴边。

  那人深深的看着他,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窝头,有些迟疑。显然他也深深的知道此时此地这样一个窝头意味着什么——那是活下去的希望啊!

  “来,吃啊,别客气……”他催促着。

  “那……你……”那人犹豫着。

  “我是大侠啊!大侠是不会饿的,一运气就挺过去了!你知道么,我可以几个月都不用吃东西呢!”他骄傲的道。

  那人终于将窝头接了过去,拿在手里,还那样愣愣的望着他。

  “快吃啊,快点……”他在一边鼓励着。

  那人缓缓点了点头,微笑着轻轻的咬了一口,眼角慢慢溢出泪花。

  他吞了一口口水,站了起来:“你慢慢的吃,别噎着,我到外面看看。”说完,钻出了窝棚。

  一出来,他便紧紧的闭上双目,胃里传来的饥饿感让他一阵的眩晕。他几乎忍不住再转回去请那个人将窝头让给自己一半。但他终于没有,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喃喃的对自己道:“别忘了,你是李圣尧啊!”

  暴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狂野的肆虐着大地。

  水渐渐的涨了起来,更糟糕的是,汹涌的洪水还在逐渐的动摇着他们赖以保命的小丘。

  他拼命的睁大了眼,希望可以看到顺水流下来的木桩。

  雨水打进了他的眼里,他咒骂了一声,抹了把脸,继续瞪着眼睛向水面看去。

  老天爷终于开了眼,一条粗壮的巨木被洪水翻卷着,半沉半浮的漂了过来。只是,离着这小丘稍稍远了一点。

  他灵机一动,除下自己的腰带,紧张的等候着。

  就在那木桩飘过小丘的一瞬间,他猛的将腰带甩出,缠到了露出水面的那一头上。

  巨大的拉力将他的身子一带,一下子被拽倒在地,要不是他紧紧的抓住地上的一蓬野草,就掉到水里了。这力量扔拖着他,他感到自己已几天没有进食的身子竟是如此的虚弱,简直无法抓住那湿漉漉的腰带。

  更可怕的是随着暴雨而来的飓风,吹得他难以定住自己的身子。

  突然他大吼了一声:“我-是-李-圣-尧!!!”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的一拉,将那根巨木拉到自己的身边。他探手死死的抱住它,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它拖上小丘。然后筋疲力尽的仰天躺在地上,任雨水鞭挞着自己。嘴里仍喃喃的道:“我…我是李圣尧,天下间……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我是…大侠…李…李圣尧……”

  大水奔腾着从他的身边汹涌而过,狂风席卷着周遭的一切。

  他再也无法捞到另外的木头。

  拖着疲倦的步伐,他回到窝棚中。那人显然已吃完了那个窝头,脸色好了许多。见他进来,目光中露出喜悦欣慰之色。他感到一阵羞惭,当别人已经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时,自己却要让他失望了。

  一根木头,是无法救得起两个人的。

  他坐下来,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空地。那里,泥土已经开始湿润了,而狂风中,这小小的窝棚也已经开始颤抖了。不久后,这个窝棚就会被狂风摧毁,小丘会被洪水吞没,他们中的一个将从这世上永远的消失。

  他就这样坐着,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明亮的色彩。“是啊,我是李圣尧啊!”他用弱不可闻的声音告诉自己。

  然后他跳了起来,走到那人的身边,用不可质疑的口吻道:“这位大哥,你听我说,我已经捞到了一根木头,可以用腰带把你绑在上面,顺水飘下去。只要你能坚持几天,就可以得救了。你……你千万要坚持住啊!”

  那人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他,许久,方才双唇轻轻颤抖着问道:“你……呢?”

  他的心中蓦的一酸,然后又是一阵温热,勉强笑道:“不要担心我,我肯定没事的,因为我是李圣尧啊!天下间没有什么能难得住李圣尧的!”

  说着,将那人连着毯子扶了起来,向窝棚外走去。

  刚刚走出窝棚,一阵狂风便将他们藏身的窝棚凭空掀起,吹落到滔滔的洪水中。

  他吃了一惊,忙将那人扶到那根巨木旁。此刻,洪水已经没到了他们的脚踝。

  正当他准备用腰带将那人捆到巨木上时,那人突然一探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他突然感到全身失去了力气,被那人一拉,便坐到了那巨木上。

  那人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异样的红晕,迅捷的将他绑在了巨木上。

  “你……你这是做什么……你……快放开我……”他着急的嚷着,不知为何,却使不出一丝的力气。

  那人将他绑好,松开了他的手腕,又紧紧的握住他的手,那人握的是那么紧,以至于他感到心中都是一阵阵的疼痛:“谢谢你,我本以为……”那人突然说不下去,只是深深的望着他,目光中流露出无限的留恋与祝福“你……可要好好的活下去啊……”又停顿了一下,将一只长长的包裹塞到他怀中,“这个给你!”

  他只觉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得满面都是,带着哭音喊道:“我救不了你了!我…我并不是什么大侠,我也不是李圣尧……”脸上的雨水和泪水流在一起。

  那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虽然不是李圣尧,但你是一位大侠,一位真正的大侠!”说着,那人的手一松,洪流卷着他和那活命的巨木向着远方飘去。

  洪水流的太快了,眨眼间那人的身影已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随即不见。可是他知道,那人仍遥遥的望着自己,忽然那远方天际处传来一阵清朗的长啸,啸声激越,直入云霄深处,未几,突又中断。

  他心中一震,抽出一只手打,开那个包裹。

  他望着包裹中的东西,突然呆住了,突然间失声痛哭,哭的象一个孩子一样。

  包裹里面,一个咬了一口的窝头静静的摆在那里,它的旁边是一把样式奇古的长剑。

  纵使在这茫茫的大雨中,那剑鞘上碧绿的七颗小星仍放射出最美丽的光芒。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2016 中国编辑网 http://www.chinabi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chinabian.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