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武侠 枭雄

2016-10-10 00:00

   正午的太阳照进了卧房,给天青釉描金八卦瓶镀上了一层宝光。空气中沁着淡淡的伽楠香气。

  顾笑亭站在案前,静静的品着眼前董叔达的秋风远景图。

  许久,他微微合上双眼,轻轻叹息了一声:“楼倚霜树外,镜天无一毫,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董叔达既得王右丞之墨法,又取李将军之用色。无怪乎荆关之后,要以源为著了。”

  他的头上带着藏青色的东坡巾,一身月白的苏绸长衫,显得点尘不染。

  他的身后,文过桑用崇敬的目光望着自己的主人。

  顾笑亭突然失笑:“瞧我,怎么和你说起这些来了。对了,叫你来,是因为再过五天就是寒食了,邀客的帖子都发出去了么?”

  “回老爷的话,帖子昨个就都派出去了。如今只剩下城西望火堡司徒明老英雄的帖子还没发。因为是按老爷的吩咐,是用特意让镜博斋定做的。要用整张的金箔,时候就用的多了些。镜博斋的许师傅已经回话了,今天下午就可以取。明儿一大早,我就让人送过去。”文过桑恭敬的道。

  顾笑亭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虎威镖局的帖子也送过去了?”

  “送过去了,金总镖头说了不少感激的话,说是多谢您老看得起他,赏了他这口饭吃。”

  “唉——!这话过分了,”顾笑亭挥了挥手,“虽然他是我的世侄,平日里我也帮了他一些忙。可要是他金兆堂没有那个本事,我也没有扶烂泥的心思。”

  “话可不能这么说,谁不知在这应天府您是这个!”文过桑说着竖了一下大拇哥,“要是没有您的吩咐,虎威镖局能有今天?不要说城内的振武和平升两家容不下他,就是北五省的瓢把子们又怎么会让他安然无损的把镖运到地头?”

  “好了,好了,就你罗嗦!下去吧!”顾笑亭笑道,忽然又想起了一事,“对了,明天你到赵木匠家照我现在的床的样子再订一张,不过床腿要再高半尺。”

  “是,小的这就去办!”文过桑没有多问,因为他深信顾笑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它重要的原因。他曾花三千两银子订做过一只玉杯,结果就是这只玉杯要了鲁南神剑孟鹿阳的命!会沉默的人永远活得更久些,也活得更好。

  顾笑亭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哈欠。真不错,武当的案子已经成功的嫁祸给闽南的公孙世家了。“血影子”飞鸽传书,震天雷与云霄玉女夫妇已被狙杀于雁荡山口,以后敢对自己说“不”的人又少了两个。另外,凤阳的四海帮和扬州的锦衣门又归到了自己的铁骑盟的名下。算来算去,整个武林还能和自己作对的也只剩少林、武当、西天山大无畏宫这几个门派了。但少林、武当多是出家人,平时低调得很,大无畏宫又远在西玉域,瞿岳石那个老东西也快要入土了,听说他最近还要和大漠第一神刀呼儿阿吉决斗——好啊,最好是斗个同归于尽。这样,江湖上还有谁是自己冰蝉指和幻灵身法的对手!

  日光逐渐的西斜,将他的影子拉长,伸展。

  无由的,他感到一阵孤单,这就是所谓的高处不胜寒吧。他有些怅惘的想。

  突然,走廊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他甚至可以从那激烈的步子中听出对方的情绪!

  没有经过任何思索,他的身子象幻化般凭空消失,下一刻,已出现在紫檀木大床的下面。幻灵身法!

  几乎同时,一个尖锐的女音在房中响起:“顾笑亭!你这个老狗才,你给我滚出来!你别以为你钻到床底下就能躲过去!我问你,你昨个是不是又和你那帮狐朋狗友去了翠风楼了?你个臭没良心的!老娘哪点对不住你了,你吃我苏家的,穿我苏家的,还用我苏家的钱去嫖女人?你就不怕老天爷用雷劈死你!今天我跟你没完………………”

  顾笑亭在床底下的暗门一抹,左手中多了一瓶暗红的波斯美酒,右手又摸出了一只正德窑红海水青花八仙酒杯,悠闲的自斟自酌起来。

  片刻后,那杯中之酒竟起了一层薄冰——冰蝉指!

  床外那高亢的怒骂还在继续着,顾笑亭却充耳不闻。美美的饮了一口冰凉香醇的葡萄酒后,他试着翘起二郎腿,可床实在太矮了。

  “早就应该让文过桑那奴才把床做好的!”他沮丧的想。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2016 中国编辑网 http://www.chinabi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chinabian.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