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武侠 刀剑笑

2016-10-10 00:02

   汪破北使用的武器的是剑。江湖上的人称他为奇剑。

  从七岁时观前庭大雨,自创暴雨剑决,到二十八岁在黄山一住三年,创云雾十八剑,他的武林风云榜的排名一路彪升,一直到了第二的位置。

  那以后他一直在等,等自己再创出可以级别排名第一的幻刀杨飞屠的剑法。

  难!实在是难!

  杨飞屠的幻刀不是一把,而是七把小刀拼成,每把小刀又是由七七四十九片精巧的刃簧合成,一刀既出,可以在空中划出任何人都无法预测的轨迹。七刀变幻,奇正相离,如臂使指,浑然一体。三十年来败在他刀下的武林高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汪破北看过杨飞屠出手,那种刀势他自知还抵挡不了。所以,他只有等。

  一等就是十年。

  这十年中,他到钱塘观过最壮观的大潮,到长白看过最苍茫的大雪,到藏边攀过最险峻的绝壁,到九台参过最玄奥的禅意,可他还是没有能够创出能够破得了幻刀的剑法。

  终于,有一天,他走的实在倦了,在一个热闹的小镇停了下来,买了一碗混沌,就那么地蹲在路边狼吞虎咽的喝了起来。一只又一只的脚从他的身边经过,没有人停下来看他一眼。

  等他喝完了,抹了抹嘴,准备拿起剑上路时,发现剑没了,大概刚才被哪个小贼偷走了。

  他愣愣地蹲在那里好半天,突然开始笑起来,先是轻声的,后来笑声便越来越大,直到所有的人都停下来,望着这个衣衫褴缕,蓬头垢面的疯子。

  三个月后,他向杨飞屠挑战。

  时:重阳午时地:临安长街武林轰动!无数的江湖人物向长安城蜂拥而来。奇剑幻刀,任何一个人出现都可以在江湖上掀起狂风巨浪,更何况两个人竟然要决斗了!

  这一天是重阳了,正午的太阳好明亮。

  汪破北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走出了山神庙破败的大门。

  一路上,他都是微笑地走着。

  他没有带剑。

  他自信必胜。

  因为,就在他的剑被偷走的一瞬间,他便领悟到了剑道中至高境界--无剑!

  无剑无招,无敌无我。

  天上人间,尽为我剑。

  以此心中之剑,他知道自己举世再无抗手。

  在拥挤着地密密麻麻的武林人士的注视下,汪破北面带着那懒洋洋的笑容,来到了长街的中央。

  远远的,他看到了杨飞屠的孤伶伶的身影。

  他的笑容突然凝滞。

  杨。飞。屠。他。没。有。带。刀。

  这只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对方也已经晋入心刀之境!

  江破北的心中忽然一阵恍惚。

  难道自己真的不如他?

  突然间,他发现自己已经输了,因为他的心剑已经出现了一丝破绽,再不如原来的那么通透澄静。

  “你来了?”汪破北问。

  “我来了。”杨飞屠答。

  两个人在正午的太阳下就这么静静地站了一阵。

  “我知道,我输了。”江破北叹息一声。

  “是么?”杨飞屠神色不变地道。

  围观的群雄一阵哗然,两大绝顶高手,竟然一招没出就已经决出了胜负,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你的剑呢?”杨飞屠突然问。

  “我的剑在心里。”江破北神色一正,答道。

  无论如何,他也是钦佩对方的。而且对自己的失败竟然有一些欣然之意。这样的问答,也只有惺惺相惜的绝顶高手之间才会有。他已经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修成了“心剑”。人世间的胜负对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算得了什么?他们所求的,不过是一个境界而已。

  “你的刀呢?”汪破北**地问。

  “我的刀在修理……”杨飞屠沮丧地道。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2016 中国编辑网 http://www.chinabi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chinabian.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