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武侠 推理武侠 死香煞(一)

2016-10-10 00:03

   秋意深得惆怅,淡淡的雨雾中,大地冷峻得没有一丝生气。走在通往岳阳大道上的这一标人马,越发显得孤零零的了。

  大队中间的马车内,身披大红素罗霞帔的冷瑶惜,心思和身子一起随着马车的颠簸起伏不定。自己将要去的路洲,是个怎样的地方?那个有少侠之称的薛昊,又是个怎样的人?

  浑厚的男音在轿帘外亲切地响起:“小姐,觉着闷吗?要不,咱们先找个地方歇歇,等过了这阵雨再赶路好了,这里离青萍县城不过二十里路了,也不用那么急……”

  说这话的是她冷家玄幽堡中的八金刚之一的转轮金刀马景明。对这位稳重明理的长辈她是一向非常敬重的,于是便点了点头,轻声道:“这时赶路确是让众位叔叔们吃苦头,那就麻烦马伯伯了……”

  马景明叱喝一声,催马向前赶去,一边大声吆喝道:“各位兄弟,咱们加把劲儿,小姐发话了,就在前面那片枫树林里打尖儿!”

  那些本已被雨淋得叫苦连天的骑士们听了这话,顿时精神一震,纷纷吆喝着催马前行,一时间,冷瑶惜满耳都是滚雷般的蹄声。

  转眼间已来到那一片枫林前。马景明将手一扬,众人纷纷勒住马匹。他微微抬着头,将马带了几步,用一个老江湖的目光默默地观察着这片树林。繁密的红枫树生掩映在雨雾中,绚烂得让人迷醉。阵阵微风自林中掠过,层层叠叠的枫叶起伏着,宛如血色的波浪。除了风声,整个树林一片死寂。而这细细的风声却如同有生命一般,呢喃的在他的耳畔拂过,似乎是一个神秘的声音向他低低倾诉着什么。无由地,马景明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安,喃喃道:“奇怪,没有鸟兽的动静……”

  一个骑士突然指着前面轻呼道:“马头儿,你看,那是什么?”

  马景明抬头望去,却见大路的尽头处,悠悠荡荡的转出一骑。雾气迷离,一时无法看清马上坐着的是什么人。只见那马沿着大道缓缓前行,忽而停下,忽而走向路边,似乎是一匹无主的孤骑。

  “点子不正,大家留神!”马景明低声喝道。

  众人神色凝重,纷纷将手按在自己的兵器上。

  那马继续走着,马上的人也仍旧低着头,没有任何动静,就这么一路踢踏着缓缓行了过来。

  离得更近时,众人已看得清楚。这个神秘的人物一身灰衣,戴着遮阳帽,肋侧有剑,鞍后有马包卷毯,一副走江湖的模样。一名年轻骑士轻声惊呼:“好像是李闰,替我们打前站的!”

  “不错,我识得他的衣裳和马,他怎么又转回来了?”另一名骑士也不安地道。

  “噤声!”马景明喝了一声,见众人静了下来,便使了个眼神,一名高大的黑衣骑士点了点头,催马向前几步,来到李闰马前丈许处便停住,大声问道:“李大哥,前面可是出了什么变故么?”

  李闰低着头坐在马鞍上,不言不语,整个人都浓缩在暗黑的阴影里。

  高大的骑士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正想再说什么,突然轻轻“咦!”了一声,翻身下了马。

  雨下得越发地密了,加上他离得远,马景明只是看到他弯下腰,从李闰马前不远的地上拾起了一样东西,在手中慢慢翻看着。他眯起眼睛尽量地望过去,但是他在手中的物件细微之极,他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一股说不清的烦躁在他心头升起,他舔了舔嘴唇,正想吩咐一句什么,却见那高大的骑士退后一步,好像拽住了什么东西一样轻轻一拉,“卟”的一声轻响,头颅立时向前滚落,四肢随即剥离,躯干也裂成血肉的碎块散落,内脏混杂着紫红的鲜血沿着高大的马身淅沥地流淌着,原本挺立在马鞍上的身体竟然象春日里的雪块一样无声无息地在雨中崩塌碎裂了。

  那匹马却似乎仍不清楚发生自己主人身上的恐怖情形,只轻轻打了响鼻,扭了扭身子,它身上扔挂着的部分残躯又掉落下来,那种落地的声音带着晦暗与凄厉,犹如黑暗与绝望的诅咒。

  高大的骑士踉跄倒退了几步,双目恐怖地凸出,嘴巴张大到极限,不停地吸气,却叫不出声来,转过身来,用恐惧的目光望着马景明,嘴唇不停地颤抖,脸上每一条的肌肉都在缩紧,变了形的面孔充满了绝望与恐惧。马景明浑身寒毛耸立,一时间手脚都酸软无力。勉强定了定神,大声喝道:“周安!快回来!”

  听了他的叫声,周安浑身一震,也不上马,就这样转身没命似的向这边奔了回来。刚刚跑出十几步,又是“卟”地一声轻响,如同被一把无形的锋利铡刀凌空斩过,他的头颅从颈中突兀地飞离,直直地升起几丈高才向下跌落。鲜血喷泉般从脖颈中向四周喷射,无头的躯体却依旧蹒跚地向前奔跑了数丈才猝然跌倒。众人同时尖声大叫。

  马景明咬了咬牙,大喝一声:“护住小姐!”抢先纵下马,提刀站在马车前。其他冷家堡的骑士也纷纷拔出了兵刃,神情紧张地聚拢在马车四周。

  冷瑶惜人在车内,没有看到那恐怖的一幕,忙问道:“马叔,出了什么事么?”

  “大小姐,你好好坐在车内,千万不要出来,万事有我……”马景明的声音依旧镇定,但鬓角额头已全是汗水。冷瑶惜答应了一声,不再说话,双手合什,心中默默祷告。

  好半天,外面也没有动静。冷瑶惜正在疑惑,就听见一阵细细的嗡鸣声从前面传了过来。

  有人惊恐地道:“老天!那是什么?!”

  然后是马景明的怒吼:“大家小心!”

  随即,兵刃的破空声不住地响起,却没有任何刀兵撞击声。似乎所有人都在疯狂的挥舞着兵刃,在和一个无形的敌人作战。

  怒喝声,惨叫声,马的狂嘶声,尸体倒地声,残忍地刺痛冷瑶惜的耳膜。

  她拼命地将双手捂住耳朵,紧紧闭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的声音又一一沉寂,外面只剩下马景明浓重的喘息声。

  “出来!”他用一种变了腔调的声音大喊道。

  没有回答。

  “出来——!”他又用更大的声音继续喊道。

  林风拂动,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

  “青湳,你看,他们都死啦,你开心么?”一个低沉而好听地男子声音温柔地响起。

  一阵轻轻的女子笑声响了起来。缥缈的,不可琢磨的笑声忽东忽西,似乎发笑者是一个鬼魂,在四周任意地飘荡。那笑声虽然清脆悦耳,却隐隐地透出一种绝望的疯狂。

  冷瑶惜吓得浑身颤抖,捂着耳朵的手更紧了。但无论她捂得再怎么紧,那声音还是毫无阻碍地传入她的耳中。

  “青湳,你说,剩下的这两个人都杀掉好吗?”那男子又问道。这一次冷瑶惜听清了,他的声音是从左侧的树林中传出的。显然,马景明也发现了这一点,大吼一声,挺刀扑去,只几个起伏,便冲入林中。

  一阵低低的笑声,跟着便是马景明的尖叫,他的叫声尖锐而扭曲,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惧,仿佛看到了人世间最恐怖的景象。

  又是好长的一段死寂。

  冷瑶惜浑身冷汗,双手颤抖不停,却始终不敢去掀开轿帘。

  “马叔武功那么高,一定会没事的,他一会儿便会回来带我离开这里的。他会带我上路洲,和薛昊成亲。我爹不是这么告诉我的吗?爹的话从来不会错的,从来不会……”她用颤抖的声音这样反复地对自己说着,仿佛一停下来,又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自轿子左面的林中响了起来,一步又一步地逼近。

  “马叔……”冷瑶惜试探着叫道。

  脚步声停顿了一下,随即又缓慢的响起。

  冷瑶惜突然闻到一阵奇异的香气,这香气和女子平时施用的脂粉香十分相似,却极为浓烈,甚至浓得让人窒息,而且,在香气中还夹杂了一丝腐烂的气息,仿佛接近的不是一个人,而一具上了浓妆的女子尸体。

  这个念头一起,冷瑶惜一阵恍惚,似乎真的看到一具盛装的女尸在向自己一步步走来。又一阵惊悚女子歌声轻轻响起:“红叶树,杜鹃鸟,罗衫凌乱了。相思花,薄命草,明朝再相邀……”歌声凄迷,幽怨,又带着几分鬼气。冷瑶惜瑟瑟地听着,毛发倒竖,身体已变得冷硬僵直。

  外边的歌声在马车四周飘荡着,然后收于车门前。

  冷瑶惜惊恐地望着车门,那混杂着死人味道的浓烈香气隔着门帘隐隐传入她的鼻中。令她知道,那唱歌的女子仍旧在那里。

  那么突然,一只手伸进了一半,握住了门帘。

  细长的手涂了厚厚的脂粉,白得吓人。手背满是层层的褶皱,长而弯曲的指甲则黑得没有任何生命的光芒。

  那只手拽住门帘猛地一拉。

  门帘脱落。

  “啊—啊—啊————!”

  冷瑶惜那恐怖而绝望的尖叫声惊起了无数林中的飞鸟,震翅高飞。

  云寄桑赶到洞庭湖畔的普陀渡时,已是九月十二,离寒露恰恰还有三天的时间。日落西斜的时分,洞庭湖上云霞如火,红叶含霜,寒鸦悲号,一派肃杀气象。普陀渡是岳阳以东二十里处的小渡口,平时也少有游客往来,这种萧条景色中更是空无疑人,只有几棵垂柳悠然地在瑟瑟秋风中摇摆。虽然知道不是睡觉的季节和时辰,无奈他一看到树就会睡虫大作,也就顾不得许多,找了棵粗大的垂柳攀了上去,脊背几乎刚一靠树干,双眼便再也睁不开,不多时,便打起了呼噜。他这见树贪睡的毛病已不知被他师父训斥了多少次,可不知怎么,就是改不了。

  睡了不知多久,一阵凉风袭来,他打了个哆嗦,醒了过来。朦胧中似乎感到有人在盯着自己,揉了揉眼睛,不错,真的有人在盯着自己,还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身着黄蓝相间的水田衣的她,外面罩了件月白色的比甲,下面是素白的百褶裙。弯眉翘鼻,红唇如豆,明眸似水,格外的清新纯美。那好奇的目光中又似带着种不通世故的天真。

  少女见他醒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装做在看湖畔的风景,过了一会儿,忍不住又偷偷瞟了一眼,见他在望自己,忙又转头装着看风景。片刻后又开始喃喃自语道:“天气这么冷,好像要下雪了。嗯,一定要多加衣服……”

  云寄桑知道她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心中便觉得这少女很是有趣,长得可爱,心地也好。正想着,不防一阵秋风吹过,凉意袭来,他忍不住大了个大大的喷嚏。他挠了挠脑袋,觉得很不好意思。

  少女有些同情地望着他,犹豫了一下道:“喂,你是不是没有买衣服的钱啊,没有的话,我可以借给你……”

  云寄桑抱了抱拳:“多谢,我不是没衣服,而是刚好前几天和人赌钱,把衣服输掉了。”

  少女轻轻地“啊”了一声,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尖,好半天才抬头,认真地望着他道:“赌钱是不好的,你以后不要赌了好不好?”

  没想到被人看成赌棍,云寄桑有些哭笑不得,只得点了点头说:“是,我知道了。”

  少女的脸上露出喜色,高兴地说:“这就好了,我决定借钱给你买衣服。”

  云寄桑连忙摇头:“不用了,我马上要坐船去一个地方,没时间买衣服了……”

  少女想了想,问:“你要去哪里?”

  云寄桑犹豫了一下,坦然道:“起霸山庄……”

  少女一惊,愕然望着他:“怎么你也去起霸山庄?你去那里做什么?”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那里能做什么,不过是奉了师命而已……”云寄桑有些茫然地看着天空。要是以自己的本意,是不会卷入这些江湖是非之中的。这些日子在江湖上一个人自由自在地游荡,不知多么快活。

  “师命……”少女想了想又问,“你的师父是庄主铁鸿来的朋友么?”

  “算不上,不过铁庄主向他老人家执晚辈之礼。”云寄桑微笑着,能在这等候渡船的时间里和一个这样可爱的少女聊天,也该算是一种享受吧。

  少女眼中露出明显的怀疑之色,摇头道:“我不信……”也难怪,起霸山庄的庄主铁鸿来在江湖上声名显赫,门人弟子遍天下,要他执晚辈之礼的人物的确称得上凤毛麟角。

  云寄桑耸耸肩,没有说什么。

  “那你说来听听,你师父是谁?”少女追问道。

  “我师父?他老人家可是这世上最智慧的人……”一谈起师父,云寄桑顿时眉飞色舞,语气与先前大不相同,“不仅天文地理,阴阳五行,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无所不晓,而且胸藏十万甲兵,定谋划策,无一不中,更能未卜先知,料事如神……”

  “听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象个卖大力丸的?”少女怀疑地道。

  云寄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便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女子声音自远处响起:“阿汀,你可不要胡说,你眼前这位少侠的师父,倒是当真当得起这些话呢!”声音响在天边,收于咫尺。可见这发话之人轻功是如何的高妙。

  少女先是一愣,随即高兴得大叫起来:“卓姐姐!你总算来啦!”

  云寄桑望向那发话的女子,只见她一袭白色襦群,头上懒懒地挽了一个挑心髻,身负古剑,肋下挂了两只一青一黄两个酒葫芦,双眸带笑,飘飘然有出群之态,心头一颤,低下头去。暗想:终于又见到她了……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道:“我和你说过什么来着,衡山的事一了结便会马上赶来。只不过刚才路上教训了几个调戏民女的纨绔子弟,这才来得晚了,怎么,一个人等得怕了?”

  “卓姐姐来了,阿汀就不怕了……”少女亲热地投入她的怀中。

  “要说不怕,倒是这位云少侠来了,我们就不用怕了呢……”白衣女子朝云寄桑努了努嘴道。

  被唤作阿汀的少女一愣:“他?”望了望略显尴尬的云寄桑,怀疑地道,“可是,他的师父好像是个卖大力丸的……”

  “阿汀!不得胡言!”白衣女子脸色微沉,“你可知他的师父是谁?便是中原第一智者公申衡!你想想看,除了公申前辈,天下哪还有第二个人当得起刚才的那些话?”

  “什么?他是公申前辈的弟子?”少女的秀目瞪得圆圆的,那种惊人的雅气直可以从目光中沁透出来,“卓姐姐认识他?”

  “我自然认识,而且在这小子还哭着一张小脸流鼻涕时就认识了。刚才路过岳阳时,听说有个云姓少年连着几天进赌场,将赢来的几万两银子救济了黄患灾民,又在岳阳的地头蛇过山虎恼羞成怒前大输了一场,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后巧妙地脱身而去。便知道是我那可亲可爱又可怜的云师弟来了。我可说得对吗?”说着又是望着那少年抿嘴一笑。

  “云寄桑见过卓师姐……”一反刚才迷糊的神情,云寄桑一本正经地给白衣女子施了一个师门大礼。

  “上次长安一别,我们也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还成,总算有点大人的模样了……”白衣女子颇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他,“怎么样,想不到这次是我要来吧?”

  “不,大成师太来信中说过,要派静宗的卓师姐来。刚才一听到雪语天音,寄桑便知是师姐到了……”云寄桑低声道。轻闲自在的他自从卓安婕来了后便不由自主地显得拘束起来。在面前这个女剑手的身上,他总是感到一种温和的压力,即使对她说一句最普通的话也经常会感到万分吃力。

  “那就好。这起霸山庄一事,牵涉甚广。据我所知,除了少林,峨嵋,布衣丐帮这些名门大派外,还有玄幽堡,路州薛家,雪雷帮的人也卷入了。这其间的隐情,着实不小……”说着,卓安婕的声音低沉了许多:“你晓得那四句偈语吧?”

  云寄桑点点头,缓缓道:“知道,寒露轻,起霸难,死香出,雌雄现。家师当时听后,曾经叹道:这四句话不知要在这八百里洞庭湖中,掀起多少的血雨腥风……”

  卓安婕默然不语,目光中露茫然。

  “卓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少女好奇地问。

  卓安婕微微一笑:“看,差点忘了给你介绍,我的这位小妹妹是骊府府宗李知秋的得意高徒,方慧汀,这次是我特意邀她来赴起霸山庄之约的。”

  云寄桑一愣,没想到方慧汀竟然是卓安婕邀来的。更加让他猜不透的是,这样凶险之事,为何要找这样一位不通世事的天真小妹妹来做帮手?

  卓安婕看了他的神情,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卓姐姐,你还没有告诉我呢!”方慧汀缠着她不放。

  “阿汀,这几个月来,你该听说过江湖上出现了雌雄香煞的事了吧?”卓安婕用略带忧虑的语气反问。

  “嗯,听说他们两个来无影,去无踪,杀了很多人。可是至今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孔……”

  “不错。上个月,起霸山庄的庄主铁鸿来接到了一张雌雄香煞发出的拜帖,上面就写着你云大哥刚刚说的那四句话……”

  方慧汀惊讶地望了望云寄桑,又望了望卓安婕,脸上微微露出害怕的样子:“那是不是说,雌雄香煞会在起霸山庄出现啊?”

  “正是如此,算上今天,三天后便是寒露。师父说过,要揭开雌雄香煞之谜,全在那时的起霸山庄之约。”云寄桑肯定地说,他对师父公申衡的话一向都是极有信心的。

  方慧汀还是显得有些紧张。

  卓安婕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卓姐姐保证那两个怪物不会伤到阿汀的……”

  方慧汀嗯了一声,又将头埋入她的怀里。

  云寄桑在一边看得直摇头。

  “卓姐姐,怎么还没有人来接我们呢?应该是每隔两个个时辰就会来船的啊……”方慧汀依旧象只小猫一样赖在卓安婕的怀里,一边有些疑惑地抬头问道。

  “阿汀,忍着点,看天色已经快了……”说着,卓安婕懒懒地拨了一下眉前的秀发。

  云寄桑望了望天色,到树边喀嚓地折了一根笔直的柳枝在手中,去掉分杈,比了比长度后,在卓方二人的注视下插入地上,看着柳枝的阴影道:“别急,再有一刻钟就到酉时,那时便会有船来……”

  “那是什么?”方慧汀好奇地问。

  “那是日晷之术,以观影之法,测得一天十二个时辰的准确时间……”卓安婕低声向她解释。

  “啊……,云大哥真了不起。”方慧汀轻轻赞叹了一声。

  卓安婕却向西北方向望去,含笑道:“看,又有人来了……”

  云寄桑和方慧汀同时转头望去,果然,远远的,走过来三个人,当先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面赤如血的黑衣大汉,背着把九环破山刀。左面的一个是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乞丐,虽然一身蓝衣褴褛不堪,却气宇不凡,双目如电,背负的青铜双锏颇为惹眼,浑身上下都透着精干之气。另外一个中年人看来已年过四十,面如古玉,长髯飘拂,头顶方帽,足蹬云履,飘飘然有出尘之态。他没带兵器,却提了一个檀木药箱,看起来倒象一位走方的郎中。他虽然衣着整洁,但却在衣袖出打了几个青色的补丁。

  那大汉身子既高,步子便大,只几步便跨到了渡头,四下张望了一番,大笑道:“哈!还没来船!老班这回可赶上了!”

  方慧汀瞪着一双秀目望着他,心道:“这个大个子又是什么人?”

  云寄桑和卓安婕早已清楚了对方是什么人,对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露出了微笑。

  大汉见方慧汀那样盯着自己,便大声问:“小姑娘,你总是盯着我干吗?不认得本坞主吗?”

  方慧汀紧绷着小嘴摇了摇头。

  那大汉把脸一沉,大声道:“你这个小姑娘,身在洞庭湖,连本坞主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可也太不把我们洞庭湖的好汉放在眼里了!”

  方慧汀听了,却不恼,拍手笑道:“我知道啦!你是洞庭三十六坞的龙头坞主班戚虎!我说得对么?”

  大汉听了,咧开嘴,一阵轰雷般地大笑:“不错!正是本坞主!”随即又一瞪他的大牛眼,问:“你们又是什么人?干吗也在这普陀渡等着?”

  方慧汀看他凶巴巴的样子,畏惧地缩到了卓安婕身后。卓安婕微微一笑:“班坞主,这位小妹妹是岳麓骊府十三燕中的么妹——眸燕方慧汀……”

  班戚虎摇了摇大头道:“眸燕?这倒是没听过,骊府的名头我倒是知道,府主李知秋和她的得意弟子好像就是什么十三燕了,不过都是些什么人咱家就不知道了……”

  “你这人,真是孤陋寡闻!”方慧汀在卓安婕身后探出了撅起小嘴的头,闷闷不乐地道,“那她呢,你总该知道了吧?她是我的好姐姐,静宗的卓安婕……”

  “别月剑?!……”那个中年乞丐突然失声道。

  另外那位郎中模样的男子虽然没有出声,却也露出震惊之色。

  “哈!原来卓姐姐在江湖上名气这么大啊!”方慧汀开心地乐了。

  班戚虎脸上震惊的神色也是久久不退,望了卓安婕好一阵,才瞟了眼四周,压低了声音道:“不知卓女侠大驾光临洞庭,可是也为了那件事么?”

  “不错……”卓安婕懒懒地道,“我们几个都是为了此事而来,然则班坞主呢?”

  “洞庭三十六坞和起霸山庄是老邻居了,遇到这样的事,班某自然要帮一把。洞庭湖的好汉,都是喝洞庭湖水长大的,讲的就是一个义气!”班戚虎一拍胸脯,大咧咧地道。

  “这么说来,陆堂主和顾先生也是为助起霸而来?”卓安婕又转向另外两人。

  那精壮的中年乞丐拱手笑道:“真是难得,卓女侠竟也识得陆某微名。不错,和坞主一样,铁庄主和我们布衣丐帮一向交好,如今起霸有难,我们怎能袖手旁观?陆边和顾先生正是奉帮主之命,来助起霸一臂之力。”

  那位顾先生也还了一礼,却还是没有出声。

  卓安婕微笑道:“看来这次起霸之行,胜算又多了几分……”

  “喂,你知道这两个家伙是什么人么?”方慧汀在一边和云寄桑咬耳朵。

  云寄桑的耳朵被她的小嘴吹得又麻又痒,忙将头一偏:“这两个可不是家伙,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陆边是布衣丐帮的刑堂堂主,据说一身武功不在帮主李香之下。那个顾先生更不得了,他就是人称瘦壶公的顾宗南,不仅医术独步天下,而且武功高绝,是丐帮仅有的三位供奉之一……”

  “原来他就是瘦壶公啊,我还以为他是个老头呢,听说他连死人都能医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真想试试……”方慧汀兴奋地道。

  “这个可就不知道了,要不等你死了我找他来试试看?”

  方慧汀瞪了云寄桑一眼。

  这时,班戚虎打量了几眼云寄桑,又问卓安婕道:“卓女侠,那个后生又是哪家的?”

  “他是公申前辈的关门弟子,云寄桑。年前方在江湖上行走,难怪坞主不认得。”卓安婕淡淡道。

  顾中南突地目现奇光,一改方才的淡然,激动地道:‘原来是公申前辈的得意高徒,顾中南平生绝少服人,却对公申前辈佩服得五体投地,若云少侠他日回道师门,请转告公申前辈,十五年前襄阳的那张方子让顾中南受益终生,中南愿一生以师视先生。‘

  “这么说来,顾先生与寄桑也该算是同门之谊了。”云寄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刚才寄桑在树上睡觉,受了些风寒,不知师兄能否给点药,帮师弟我驱驱寒气?”

  大家听了他的话,忍不住都笑。

  顾中南微微一笑,掏出一粒丸药递了过去:“吃了它,保你半月之内都不会着凉……”

  云寄桑眉开眼笑地接了过去。方慧汀见他脸皮这样厚,忍不住朝他吐了吐舌头。

  卓安婕望着天边突然道:“各位,船来了……”

  众人抬头望去,果然见一叶扁舟正自天际泊来。

  远远地,舟中人已高声道:“诸位可是起霸山庄的客人么?”

  班戚虎忙打招呼:“正是,你不是老胡,胡总管么?”

  这时船已近了,只见船头所立之人一身白色孝衣,凤眉修目,生得颇为秀气。面色虽然有些苍白,可是太阳穴高高凸出,分明是身怀绝技的高手。

  云寄桑对江湖知名之士颇为熟悉,但对这位总管却陌生得紧,正仔细看时,却听卓安婕在一边道:“这位胡总管表字靖庵,文武双全,可说是庄主铁鸿来的左膀右臂。起霸山庄能有今天的规模,此人居功至伟。”

  说话间船已近岸,胡靖庵不等船靠岸,腾身而起,大鸟般跃过五丈余宽的水面,轻飘飘落在岸上。众人见他露了这手轻功,心中都是暗暗喝彩。

  他甫一上岸,便团团抱拳施礼:“胡靖庵迎驾来迟,各位恕罪……”

  班戚虎咧着大嘴笑道:“不迟不迟,现在刚刚好是酉时,陆堂主和顾先生是你的老相识了,这几位你还不认识吧,来,老胡,我给你介绍介绍……”说着走到卓安婕身前,“这位姑娘就是……”

  “不劳坞主虎驾,别月剑卓女侠鼎鼎大名,如雷贯耳,胡某怎会不知?”深施一礼后,转向方慧汀道,“这位想必就是卓女侠的手帕交,骊府十三燕中年纪最轻的眸燕方慧汀,方姑娘吧?胡靖庵有礼了……”

  方慧汀见终于有人听说过自己的名号,一时间只顾得开心了,却忘了还礼。

  “至于这一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想必就是天下第一智者公申先生的高徒,前些日子大闹岳阳的云寄桑云少侠了……”胡靖庵拱手道。

  云寄桑一愣,万没想到他人在起霸山庄,竟然也会知道自己在岳阳的事,看来卓师姐所言非虚,这胡靖庵的确是个人物。

  这时,班戚虎插嘴道:“老胡,看你一身孝服,莫非庄上有人去世了?”

  “不错……”

  “不知是何人故去?”

  “这去世的人么……”胡靖庵露出怅然的神色,“正是敝庄庄主,铁鸿来……”

  云寄桑听了胡靖庵的话,心头顿时一惊。在这次赶赴起霸山庄前,恩师公申衡曾经说过,起霸山庄庄主铁鸿来文武兼资,心智不凡,可以说是江湖上一等一的人物,当年还曾经在平海卫除倭之役中和公申衡并肩在戚继光大帅帐下效力,作战冷静勇猛,屡立卓功,连公申衡也颇为赞赏,所以才有这次相援之事。想不到这样一个人物竟然会在寒露到来之前突然死了。

  班戚虎性情急躁,抢着问道:“铁大胡子死了?半个月前我来时他还好好的呢,老胡你可别开我的玩笑!”

  胡靖庵苦笑:“靖庵是拿庄主的生死来开玩笑的人吗?”

  陆边微微皱眉:“铁庄主是怎么死的?事前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瞒陆堂主,铁庄主乃是三天前暴死于内宅,庄内的大夫说是旧疾复发,气血崩溃而死,但据靖庵判断,怕不是病死,而是遭人毒杀……”

  “毒杀?!”陆边变色,“谁下的毒,以铁庄主的功力,又有什么毒能毒倒他?”

  “这个靖庵也是心中无数,实际上,从庄主的尸体里并没有验出毒来,不过靖庵以为庄主内功深湛,虽然身有旧疾,可近些年他少在江湖走动,对于养生之道甚是热衷,倒不象是会暴病而死的样子……”胡靖庵沉吟道。

  “胡总管,不知庄主死时面色如何?”顾中南突然问道。

  “这个么……”胡靖庵微微犹豫了一下,“庄主面色如常,神色安详,身体也十分松弛,可是双拳却不知何故,紧紧地握着,我曾经以为他拳中握着什么东西,可后来却发现空无一物……”

  顾中南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不知顾先生对于鄙庄主之死有何高见?”胡靖庵面色的诚恳地抱拳问。

  顾中南微微一笑:“这个,要看了铁庄主的尸身才能知道……”

  云寄桑在一边静静地听他们对话,并没有插话,心中暗忖:铁鸿来在寒露前雌雄香煞临头时突然暴死,未免有些蹊跷。若真是遭人毒杀,则很有可能是凶手怕各路高手到来后,没有了杀铁鸿来的机会。这样说来,凶手不是也在起霸山庄中么?还是里面另有别的原因?

  想着,不觉抬头遥望浩瀚的洞庭湖。只见山峦突兀,渔帆点点,水天一色,鸥鹭翔飞。然而日落西沉,霞光晦涩,水雾茫茫之中,又透着无尽的谲秘。

  方慧汀却没他这么多念头,她本来就和铁鸿来素昧平生,对他死不死的,自然也不怎么关心,就转过头去问卓安婕道:“卓姐姐,那我们还要去起霸山庄么?”

  所有人听了她的话,都是一愣。不错,他们本来就是为了要前来助铁鸿来一臂之力的。可现在他既然死了,也真的没有什么必要再去起霸山庄了。

  胡靖庵向所有人深施一礼:“各位,这几个月来,江湖中雌雄香煞横行,所到之处,必无活口。铁庄主虽然去世,可我们少庄主年幼,孤儿寡母逢此大难,又有遭煞之险,还请各位念在故旧之情上出手相助,只要熬过了寒露之期,各位要走要留,就悉听尊便了。”

  陆边在一边沉声道:“胡总管,我们并不是说要走。不过,我们是应铁庄主之邀而来的,如今庄主过世,这接待之事……”

  “这个诸位大可放心,胡靖庵在此事上还做得了主,请……”说着,他向一边的渡舟一伸手。

  众人彼此望了望,便没有再说什么,一一上了船。

  一声呼哨声中,渡舟缓缓撑离了普陀渡,向着茫茫的洞庭湖深处漂去。

  云寄桑一个人盘膝坐在左舷之侧,望着眼前这水天一色的浩瀚景象。他虽然身离众人,可船上的每一句话和所有人的细微举动,甚至落叶舞空的轨迹和深水中鱼儿吐泡的声音也一一化为具体的印象,传入他的心中。这是一种属于六蜂门的奇特心法,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称——六灵暗识。

  “老胡,你这船上有酒么?老班我在岳阳醉仙楼等顾先生和陆堂主,一直等到嗓子冒烟他们才来。结果一口酒也没来得及喝就往这普陀渡赶,现在酒虫都快造反啦!”毫无疑问,这粗嗓门的应该是班戚虎了。

  “班坞主,这可怨不得陆某,都怪我们的大神医忙着悬壶济世,把时间都记错了……”陆边微笑着分解道。

  顾中南手捋须髯,但笑不语。

  “抱歉,船上是没有酒的,不过敝庄内窖藏美酒无数,当能解坞主之苦。”胡靖庵恭敬地答道。

  “胡总管,这些天来,你可是每次都是亲自来接客的么?”卓安婕的声音问道。

  听了这话,云寄桑心中也是一动。不错,作为起霸山庄的大总管,平日已绝少得闲,庄主去世的话,更是日理万机,怎么会有空亲自来接来客?不错船上这些人都是身负盛名的高手,可能得铁鸿来之邀的人,绝非泛泛之辈,难道他还能每两个时辰都来一趟普陀渡口不成?又想,卓师姐好细密的心思,为什么自己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不瞒卓女侠,这次我亲自来普陀渡口,一方面是迎客,布衣丐帮的顾先生曾经数次救过我们大少奶奶的命,是我们起霸山庄的恩人,另一方面,是因为未时的渡舟迟迟不归,在下担心出了什么差池,忍不住来看看……”

  “哦?那胡总管找到渡舟了么?”

  “没有,按理说一个时辰前就应该到了庄内了,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卓安婕轻轻嗯了一声,点了下头。

  “我说老胡!这些日子里,你们庄内都来了哪些角色啊?说来给我听听!”

  “这两天庄内已经到了不少高手,有少林苦禅大师,辰州言家的高手言森,路洲薛家的少门主薛昊,还有洛阳大豪金大钟……”

  听到金大钟的名字,卓安婕突然道:“那胖子也来了?你可要小心你们庄里的酒窖才好……”

  “呵呵,想不到卓女侠和金员外竟然是故友,至于敝庄的酒窖么,所藏甚秘,卓女侠但请宽心……”

  看着胡靖庵胸有成竹的样子,卓安婕微微一笑,便没有再说话

  “其余便是雪雷帮的任帮主夫妇。有他们二位,再加上各位相助,天大的难题也不怕了……”

  “好家伙,连雷霆剑和雪兰玉女也被你请来了!铁鸿来真是好大的面子!”班戚虎咋舌道,“想必还有其他厉害角色吧?”

  “是,听说武当白蒲道长,玄幽堡主冷闰章也要赶来,差点忘了,我们庄主的至交好友,潇湘一鹤乔翼也赶到了……”

  “这位乔翼兄近年来声名雀起,听说是三湘近十年来唯一配称大侠的高手……”问话的是卓安婕。

  “不错,乔大侠急公好义,锐身赴难,三湘的百姓们,少有不受他恩情的,很多人家里都供了他的长生牌位,若非如此人物,我们庄主又怎肯引为平生至交呢?”

  “是么,那安婕倒要见识一下了……”卓安婕温和地说。

  听她对这位潇湘一鹤如此推崇,云寄桑突然停止运功,专注地望向茫茫的湖水。同时心中一动,知道自己是有些嫉妒了。

  活泼的脚步声响一路奔了过来,他知道,是方慧汀来了。

  “云大哥,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啊……”她文静清脆的声音让云寄桑感到很是舒畅。同时心中再次犯疑,想不通卓安婕的武功智慧,为什么非要带这么一个小妹妹来起霸山庄这个是非之地。想着,他摇头道:“我不是在发呆,我是在看这洞庭湖。”

  “都是水,闷死啦,有什么好看的?”方慧汀似乎对他一点也不怕生,大大方方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是啊,都是水……”云寄桑温和地一笑,“你知道么?这古梦泽湖承接了湘江、资水、沅江、澧水这四条河的全部水流,故有容纳四水之称。同时它又对预防长江洪患起着重中之重的作用,所以呢,又有吞吐长江之说。神州湖泊千万,洞庭之所以首屈一指,就是胜在它的水。你看看,这八百里洞庭,水天如一,浩荡无际,我们和它相比,不是很渺小么?”

  “哎,你知道的真多,云大哥,我听说潇湘八景,尽在洞庭。你倒是说说看,这洞庭湖都有哪些景色,有什么好看的啊……”她又开始和云寄桑咬耳朵了。

  云寄桑揉揉耳朵:“洞庭啊,它的景色可多得不得了。岳阳楼、君山、杜甫墓、铁经幢、屈子祠、跃龙塔、文庙都是极好玩的地方。所谓潇湘八景呢,指的就是江天暮雪、山市晴岚、潇湘夜雨、烟寺晚钟、沅浦归帆、渔村夕照、洞庭秋月、平沙落雁这八处景色。湖中气象万千,湖外有湖,湖中有山,不仅春秋四时之景各有特色,即使一日之中也变化万千。要是想要游遍的话,只怕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够……”

  “云少侠怎么忘了说我们的总舵所在呢?”说着,陆边和顾中南笑着踱了过来,“方姑娘,这洞庭湖中最著名的便是我们君山,七十二峰名满天下,风景秀丽得连神仙都不忍离去,哪天姑娘有空,可以和贵府李府宗一起来我们君山游玩,陆某愿为向导……”说着,便大谈特谈君山风光。

  云寄桑并不奇怪陆边会对着方慧汀献殷勤,骊府府宗李知秋艳名满天下,拜倒她身前的裙下之臣难以计数,看来这陆边也正是其中之一。

  既然方慧汀顾不上和他说话,他便再次任自己沉醉在这无限美好的湖光山色之中了。

  他静静地注视着深澈的湖水,默默地问自己:为什么对那卓安婕刚才那一句不经意的话感到妒忌?虽然在江湖上走动的日子不多,可美貌的女性却也遇到了不少,自己却从未动心。自己的心事,自己最是清楚不过,早在当年自己还是一个孩童之时,便已暗暗喜欢上了这位洒然不群的师姐……

  湖风吹着一片红叶漂了过来,他顺手捞了起来,托在掌心。

  枫叶是深红的,衬着他雪白的掌心,有些冷艳的味道。

  “云大哥,你的手真秀气,倒有点像我们女孩子的手……”方慧汀嘻笑着说。

  云寄桑一下地把手握了起来,随即微微一笑,又把手缓缓张开,轻轻吹了口气,那红叶被风卷着飞离了他的掌心,向远方飞去。

  方慧汀饶有兴趣地望着他这孩子气的举动,突然嚷道:“云大哥,你看,你的手心被染红了!”

  云寄桑举手一看,果然,自己的手心有一片淡淡的红印,他心中一动,突然举起手放在鼻端闻了闻,抬头惊悚地道:“有血腥气……”说着,伸手朝水中一探,喃喃道:“水流东南……胡总管!”他大声喝道。

  人影一闪,胡靖庵已现身左舷:“什么事,云少侠?”

  “请将船驶向西北!”

  “这是为何?”胡靖庵一脸讶然。

  “云大哥发现西北方向漂来的一片红叶上沾有血迹……”方慧汀插嘴道。

  “噢,云少侠是指……快!改舵西北!”胡靖庵扬声下令道。

  “希望我猜错了……”云寄桑喃喃自语。

  “虽有血腥气味,也未必和失踪的渡舟有关啊……”方慧汀不解地问。

  这时,另一侧的卓安婕等三人都已听到消息,转了过来。

  “不止是血腥气息……”云寄桑望着西北方向,用低得难以察觉的声音道。

  “还有什么?”方慧汀问。

  云寄桑没有回答,只是定定地望着西北方的天际。

  “还有什么啊……”方慧汀又追问道。

  云寄桑抬起手,向天边一指:“看……”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一点帆影正孤零零地漂于水天的交界。

  没有人再说话,渡船沉默地向破水前行。

  “没错,那是我们庄内的渡舟……”胡靖庵不安地道。

  离船还有近二十丈时,方慧汀突然皱起了鼻子道:“这是什么味道啊,好怪……”

  即使她不说,众人也已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夹杂着腐臭的奇异香气,浓烈得让人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红叶……”卓安婕轻声道。

  果然,那条渡舟在水面上静静地起伏着,舟上堆满了厚厚的一层红叶。让人惊心的是一只穿着白袜云履的脚从红叶堆中怪异地伸了出来,那种僵硬的姿态显示着死亡的印记。

  微风拂过,不时有片片的红叶从船上飘落水面。而粘稠的鲜血则从那些红叶上溶入湖水中,将渡船方圆数丈内染成一片诡异的深红。整个痕迹自上方望去,便如同水面上绽放着的一朵巨大的山茶……

  “我去看看……”说着,云寄桑的身形已经腾空而起,向对面的渡舟纵去。

  胡靖庵紧随其后,陆边和顾中南对视一眼,也跃了过去。

  班戚虎虽然天生神力,轻功却并不擅长,只能在这边瞪着眼干着急。

  方慧汀刚想过去,却被一只手轻而有力地按住了肩膀。转头一看,却见卓安婕正轻轻地冲她摇头。

  “卓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怎么这么多血啊,还有这个味道……”她急切地问。

  卓安婕眯起了长长的秀目,看不出她的眼神中到底有些什么,只是用那淡淡的口气道:“起煞了……”

  云寄桑刚一踏上渡舟,便觉得脚下有些异样。他挪开脚步,蹲下身去,拨开脚下的红叶。半截苍白的手臂突兀地映入他的眼帘。他伸手将那手臂拾起,放在眼前细细地观察着。

  这时,胡靖庵三人已围到他的身边。

  “断处的伤口如此整齐,显然是极锋利的兵刃所为……”云寄桑喃喃道。

  “这是谁的手?”陆边惊疑不定地问。

  “五指修长,肌肉扎实有力,是练武人的手……”云寄桑继续仔细翻看着那只手臂,“整个手掌皮肤糙硬,这人练的应该是掌力。你们看,这掌心隐隐的有一点黑青,那是玄幽神掌功力运到十层时才有的迹象。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只手臂的主人就是玄幽堡主冷闰章。”

  “冷堡主?”胡靖庵失声道,“他的女儿便是死在雌雄香煞手中的,想不到……”

  “我们赶快看看,这红叶堆中还有没有其他人的残骸。”陆边催促道。

  云寄桑点了点头,首先开始翻拣起来。胡陆两人也跟着帮忙。

  顾中南伫立许久,才长叹一声,蹲下身子加入了他们。

  很快,整堆的红叶被扫到湖水里。鲜血沿着湖水泛开,水中那朵红色的山茶便也越开越大了。

  拼认尸体的工作沉默地持续着。虽然他们几个人终日都在凶险与血腥的江湖中打拼,但这种令人作呕的场面却还是第一次得见。另一艘渡舟上的方慧汀已不敢再看,将头埋在了卓安婕的怀里。

  “这柄佩剑是武当七柄镇派宝剑之一太清剑,看来这具尸体就是武当的白蒲道长了……”陆边望着自己身前勉强拼凑出的一句尸身说。

  “还有两具是鄙庄的船工,我认得他们的服饰。”胡靖庵沉痛地叹了口气。

  “你们注意到了么,所有尸身的头颅都不见了……”云寄桑低声道。

  顾中南点了点头:“是啊,这雌雄香煞未免也太残忍了,碎尸夺头,连具全尸都不给死者留下,就算冷闰章白蒲和他们有仇,这船工总是无辜的么,又何必滥杀呢……”

  “说起来,虽然最近雌雄香煞横行江湖,杀人无算,可是却从没有什么人见到过他们的真面目,唯一的活口也被刺瞎了双目,只是说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声音……”云寄桑的眼神开始变得茫然,右手的拇指轻轻地搓着中指,这是他开始深思时的习惯动作,“如此说来,两个船工以及上次玄幽堡主爱女出嫁时的那些送亲高手之所以被杀,未必就是雌雄香煞喜欢滥杀,而是他们根本不想让别人见到他们的真容……”

  “云少侠高见!其实胡某人也一直在怀疑,为何一下凭空出现这样两个可怕的杀星!现在想来,十之**,是江湖上成名高手改扮的。”胡靖庵点头附和。

  “还有这些红叶,为什么凶手杀了人,还要这么大费周章,将这许多的红叶堆在这些尸体上?而前几次行凶时,则没有如此……”云寄桑沉吟道,双眼向上方望着,年轻的脸上充满了困惑。

  “这个,恐怕只有用行为怪诞来解释了……”陆边苦笑。

  “不然!”云寄桑摇了摇头,“我觉得这里面一定别有文章。胡总管……”

  “什么事,云少侠?”

  “你久居于此,可知这种红叶附近何处可有生长?”云寄桑盯着他问道。

  胡靖庵双目一亮:“云少侠果然机敏!这种红叶我们这里叫做醉云枫,多生在洞庭南岸,这北岸附近则只有普陀渡西二十里处的皋禽湾有的生长!”

  “皋禽湾……”顾中南喃喃自语,“为什么渡舟会到那里去呢?难道是凶手杀了所有人后又架船到皋禽湾,堆好红叶后让船顺风离开?”

  “即使顺风,由皋禽湾到这里也要半个时辰,加上普陀渡到皋禽湾的时间,恐怕冷堡主他们是在一个时辰前被杀害的。”陆边推测道。

  “一个时辰……”云寄桑搓中指的动作放慢了,“从这里到起霸山庄还要多久?”

  “轻舟的话,半个时辰即可,云少侠,你是说……”胡靖庵变色。

  “雌雄香煞既然是针对铁庄主而来,想必不会杀了这几个人便会轻易退走吧?”云寄桑轻叹。

  “转舵!全速回庄!”胡靖庵的声音响亮如故,云寄桑却隐隐听出了那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泛黄的白帆被风张得满满的,船头在湖水中分开箭镞形的纹路,划出了一条通向起霸山庄的笔直痕迹。

  不到一刻钟,起霸山庄便已遥遥自望了。

  这是城陵矶港附近的一座湖中小岛,正位于洞庭与长江的交界处,岛的南侧水势平缓,鸥鹭翔飞,北侧的江水入湖处却水流湍急,暗潮汹涌。云寄桑他们的船自岛的西侧行来,正见到这一正一奇的壮丽景观。

  “好!贵庄北望洞庭,南临大江,虎踞鹰扬,气度雄壮,果然不愧了这起霸之名……”云寄桑由衷地赞叹道。

  这赞誉换了平时胡靖庵也许会欣然而受,此刻却只勉强一笑,显然仍在为雌雄香煞的到来而忧心忡忡。

  云寄桑举目望向这名满三湘的武林重地,只见整个岛方圆不过十里左右,地势南低北高,最北端便是一座陡峭的悬崖,长江与洞庭之水便交汇在这崖下,崖下暗石嶙峋,水波激荡处,声震如雷。岛的南侧则郁郁葱葱的生满了树木,隐隐地,林子的缝隙中露出了几角红砖碧瓦,显然,那里正是山庄的大宅所在。但真正吸引了云寄桑目光的,却不是这些,而是那些生在长岸边的血海一样的枫林。那种触目惊心的红色让他的眼前又闪过刚才水中那朵巨大的茶花……

  “啊!有船遇险了!”方慧汀突然嚷道。

  众人都抬头望去,果然,岛北悬崖下有一个小小的黑点,正在崖下的巨浪间起伏。此时北风大作,大浪不断将遇难的小船向崖下的乱礁推去。

  “哎呀,那个驾船的姑娘力气不够,舵有些把不住了!”方慧汀望着黑点又道。

  云寄桑忍不住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他的目力已称得出众,可距离如此之远,虽然运足了功力,也看不清那浪尖小小的黑点,而方慧汀竟然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姑娘,可见她的目力有多强,果然不愧这“眸燕”的称号。

  “胡总管,我们的船能驶过去么?”卓安婕突然问道。

  “能是能,不过距离这么远,等我们赶到了,怕也……”胡靖庵没有说下去。众人却都明白他的意思,那就是已经赶不及救人了。而且崖下水势如此之急,风浪又大,即使赶到,能否救出人来,也是未知之数。

  “云大哥,怎么办,你想想办法,救救那个姑娘吧!”方慧汀急道。

  云寄桑默默地摇了摇头,两船间的距离实在太远,他纵有千条妙计,也是无能为力。面对着天地的如此神威,人类的力量毕竟太过渺小。

  一个巨浪打过,黑色的小点已经在水面消失不见。

  众人齐声惊叫,方慧汀忍不住闭上了秀目,双手合什,为船上的女子祈祷。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自崖上响起。一个淡淡的灰影自三十余丈高的崖上一跃而下,身形如雁,轻盈地在空中翱翔出十余丈后,准确地扎入到黑点消失的地方。

  众人见了,又是齐声大叫。卓安婕断然道:“快!我们马上赶过去救人!”班戚虎甩掉外衣,赶开梢公,亲自操浆,胡靖庵则上前把舵,奋力向崖下划去。这两人对洞庭水势均无比熟悉,二人合力之下,不到一刻钟,便已划到崖下不远处。

  虽然未到崖下,可水势已颇急,船的颠簸也越来越重。胡靖庵勉力稳着舵,大声道:“各位留神,我们得赶紧找到他们,否则我们自己也会陷入险境!”

  不用他多说,众人都已瞩目浪礁之间,不住搜寻。不过这崖下的水雾实在太大,数丈之外,礁石的轮廓便难以辨认,更别说人了。胡靖庵熟悉这里的水势,知道马上又会有更大的急流出现,心中正焦虑时,就听方慧汀道:“找到了!在左前方三十丈的礁石处!”

  班戚虎大吼一声,双臂肌肉凸起,运力一撑,快船箭也似的划出数丈。如是几次,便到了方慧汀所言之处。果然,朦胧的水气中,一男一女正靠在礁石上,苦苦抵受着激扬的巨浪。

  云寄桑解下腰带浸湿,内力到处,整条腰带抖得笔直,向礁石边的二人伸去,叫道:“快抓住!”

  水雾中,只听那男子赞道:“小兄弟好深厚的内力!”说着抓住腰带轻轻一振,两个人便从水中升起数尺,他又伸足在礁石上一点,带着怀中女子高高飞起,轻飘飘地落在船头。

  云寄桑定神望去,只见这人三十出头模样,身材挺峻,颚下微髯,目光深邃,面带沧桑之色,虽是布衣芒鞋,可他一到船上,整个人便显得出类拔萃,有种令人一见倾心的风度。

  云寄桑正想出言称赞他救人之事,就听他对胡靖庵道:“靖庵兄,哑妹只是喝了些水,又受了惊吓,没有大碍,别忘了回去给她喝碗姜汤,免得着凉……”说着,将怀中的女子放了下来。

  胡靖庵一边操舵离开,一边摇头苦笑道:“真是吓死胡某人了,刚才看身形便知道是你,乔兄,何苦为了一个下人冒生命之险?”

  那汉子微笑道:“在乔某眼中,这世上之人本无上下之分。”

  班戚虎一竖大拇指:“好!老乔,真有你的!”

  云寄桑听到二人的称呼,便已知道此人是谁,心下暗叹。果然,就听卓安婕和声问道:“这位莫非就是名满三湘的潇湘一鹤,乔翼,乔大侠?”

  只听那汉子从容道:“不敢,正是乔翼。”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2016 中国编辑网 http://www.chinabi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chinabian.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