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武侠 地球日记

2016-10-10 00:07

   7月18日 阴

  核子风暴仍在继续着,今天掉下来的尘埃已经有雪片般大了。天空灰蒙蒙的,我们都已经十八个月没有见到阳光了,所有的队员都冷得要命。我把自己的那件防护服借给了乌娜,她的那件上次被刮坏了。

  出去飞了一圈,没见到那克南斯,不知道那些混蛋都躲到哪儿去了。

  回来时听到了好消息,在高加索山脉一带,李承晚将军率领的地球联邦军第十二纵队打了漂亮的一仗。歼灭了那克南斯的二百多艘“魔蛹”。那些该死的异型总算是尝到了地球人的厉害了。

  晚上找托尼好好的喝了一杯。

  7月19日 阴,小雨

  今天,整个的基地都是沉默的。上午我们收到了消息,月球基地彻底的沦陷了,三万四千多名联邦战士光荣牺牲。劳拉剪了几棵她那宝贝雏菊,编了个小小的花环,我们全队在它的前面列队默哀。

  在地球外空间的十八个基地中,月球基地是最后失守的一个,在那克南斯猛烈的炮火中,他们在没有供给和支援的情况下,顽强的坚持了几乎七个月的时间,这绝对是一个奇迹。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基地中的那些战士们,不过他们选择了最危险的地方,并且在那里战斗到生命最后的一刻,所以,他们一定都是些最优秀的人,最勇敢的人,最好的人。

  7月20日 阴 大雾

  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这样难过了,我错了。今天,我们失去了乌娜。

  她上个月刚过完十九岁的生日。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还用开玩笑的语气和我说她还是处女呢,要是突然死了就太不值得了。

  她说话的时候认真的看着我,碧绿的眸子一闪一闪的。

  我知道她喜欢我,不过还是搪塞了过去。如果我知道她最后的一天的话,我是不会那么做的。

  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无论你如何的悔恨与痛苦,都再也没有机会重新来过。

  乌娜,她的头发是稻草般的金色,非常的灿烂。一有空,她就喜欢哼起苏格兰的小曲,不管是多么艰苦的时刻,那抹调皮的微笑从来就没有在她的唇边消失……

  7月21日 阴

  老汤姆今天从救护中心出来了,上次的受伤除了在他的左肋留下了一个恐怖的疤痕外,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他还是那么的快活,乐观,谈笑风生。

  知道乌娜的事时,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一句:“她是个好姑娘啊,你这个傻瓜。”

  我说是的我是。

  7月22日 阴

  有了老汤姆,队里的饭菜又开始变的可口了,今天的土豆汁烧牛肉做的好吃极了,金黄色的土豆汁浇在嫩红的牛肉上,看着也让人食欲大开,大家每个人都吃的赞不绝口。加上今天又收到了高加索军团的好消息,所以今天实在是令人高兴的一天。

  劳拉还破例给大家唱了一首“北岛之北”,真是动听极了。如果没有那克南斯那些混蛋,她一定会成为一个歌星的。可惜托尼的吹口哨时被一块牛肉噎住了,大大的破坏了当时的气氛。

  7月23日 阴

  今天在东区的1412高地遭遇到了那克南斯的两艘魔蛹。虽然我们当时只有七架战机,还是冲了上去。象以往一样,我在前面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托尼和劳拉跟着它们的屁股狠揍。我们的黄金组合很快就将其中的一艘魔蛹击毁了。其余的人就没有我们那么好运气,被另外的一艘魔蛹击落了三架战机。剩下的一个在我的掩护下逃脱了。不过我的座机却被击中了,因为距离地面太近,跳伞时我把右腿摔折了。真倒霉。不过总算看到托尼为我报了仇,将五枚质子弹都塞到了那家伙的屁股里,眼见着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浅绿色火团。

  现在的我可享了福了,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救护中心的软床上。

  托尼这家伙,这次可有机会打破我的击坠记录了。

  一想起他那得意的笑脸,我的牙就恨的痒痒的,这个混蛋!

  7月24日 阴

  今天,我竟然看到苏雅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她明明随着第一批的移民船飞往猎户星系了啊?当时的移民直播不是她现场进行的么?怎么她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要不是她仍然梳着她那独特的长辫,我真以为是看花了眼呢!

  不过显然她已经忘了我是谁了,给我换药时也连头都没有抬。不过也不怪她,高中时的我非常的不起眼,内向而懦弱,连向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表达的勇气都没有,现在想起来,真是很凄凉的青春。

  不管怎么说,又见到她了,这次的伤受的真的很值得。

  7月25日 阴

  今天装做不经意的样子问起另外一个护士,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原来他们真的在猎户座的一颗行星上定居了。经过改造后的行星已经变得适合人类居住了,四十四万地球同胞幸福的生活在那里。他们这次回来,是作为志愿者前来对地球上的同类进行支援的。

  放弃了舒适的新生活,冒着生命危险回到硝烟弥漫的地球,不愧是我曾经爱过的女孩子。

  不过,她还是没有认出我来。

  7月26日 阴

  今天,苏雅十分的伤心,因为她照顾的一个战士牺牲了。大概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打击吧,她哭的象个泪人。

  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许多次,后来渐渐的就变得麻木了。

  在失去了感动和欢乐之后,余下的,便是责任。活下去,战斗下去的责任。

  7月27日 阴 小雨

  休息了三天,腿已经复原的差不多了。虽然很想和苏雅在一起,可我还是出院了。

  回到队里的时候,托尼大叫了一声“空中跛狼归队啦!”

  这家伙,竟敢乱改我的绰号来取笑我!不过,又看到队里的家伙们了,感觉真好。

  不知道明天我们是不是还能够全部的在这里象这样的开怀大笑呢?

  我希望能够。

  7月28日 阴 中雨

  今天是惊险的一天。没想到我一个人出去巡逻时竟然遇到了一艘魔蛹。一般来说,雨天它们是不会出来的。只能说是我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本来我是无法逃脱的,当时甚至感觉已经被它锁定了。就在那一刹那,我发现了前面地面的一道缝隙,便猛的钻了下去。如果那道缝隙不够宽的话,我也注定是机毁人亡的命运。幸好事实并非如此。

  魔蛹追的太近了,挺着它的大肚皮从我的上方掠过,被我用极光炮给它来了个大开膛。

  那场面可是真够壮观的啊!

  7月29日 阴

  今天看到苏雅了,她穿着深棕色的战斗服,看上去英姿飒爽。看来她是在接收战斗培训了,不知道强度那么大的训练她能不能吃得消?

  她的身边还有另外的一个男学员,十分的英俊。

  我没有上去和她打招呼就走开了。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真是没用。

  7月30日 阴

  模拟战又输给托尼了,3:2,本来最后一局我已经赢定了的,不知怎么就被他钻了一个空子。再这样下去,“空中独狼”的绰号恐怕要让给他了。不过这几天总是想着苏雅,精神也集中不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很私人的事情,我也不想和老汤姆说,虽然他是好人。

  还是自己想法子解决吧。

  7月31日 阴

  五十岚也离开了我们,这样一个好小伙子。

  他说话总是结结巴巴的,很可爱的样子,不过战斗起来非常的勇敢。

  因为不善于和人沟通,除了知道他爱喝蓝带啤酒外,大家也不是很了解他。

  我却知道他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

  即使是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他也从来不会忘记给我们队里的吉祥物吉米喂食。实际上,几乎一直都是他在照顾着这只可爱的小黑兔。

  可怜的吉米,今后再也不会有人用碎胡萝卜来逗你了。

  入寝前,大家都来到院子里,拿出自己的蓝带啤酒,打开后纷纷将酒默默的倒在地上。

  五十岚,你听到那清脆的开罐声了么?

  8月1日 阴

  在模拟战斗中心,知道了关于苏雅的消息,她被调到了十七中队,驻地离我的中队近极了,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好消息

  老汤姆受到了他儿子寄来的信,高兴的象个小孩子。

  在这样的时刻,再没有比收到自己亲人的来信更幸福的了。我们大家都围在屏幕前,兴致勃勃的看着老汤姆那尚略显稚嫩的儿子腼腆而自豪的向父亲诉说着自己得到勋章的经过。

  当他轻声的说爸爸我爱你时,老汤姆忍不住哭了。

  8月2日 阴

  当今天得知十七中队有一名女飞行员牺牲时,我的心猛的一紧。不过很快知道那不是苏雅,才松了一口气。又失去了一名战友,本来应该难过的,我却感到轻松,大概人都是自私的吧?

  临睡时弄了点蔬菜喂了吉米,看着它乖乖的在我的手中吃东西,感觉那潮湿的小嘴摩挲着我的手心,感觉温暖极了,我开始明白五十岚的心情。

  8月3日 阴

  今天食堂看到了苏雅,排队时我就在她后面不远的位置,听到她点了土豆泥和红肠,便也要了同样的一份。

  就当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和她坐在一起时,上次那个男的已经微笑着坐在了她的身边。

  唉,我的勇气为什么就不能再足一点呢?

  8月4日 阴

  今天劳拉在战斗中受伤了,伤的很重。虽然抢救了过来,却需要进行截肢。用机械肢换掉她的右手和双腿。大家都十分的难过,一直都守在手术室的门口,直到我命令他们全部归队。

  大家都回去后,我进了病房。劳拉静静的躺在那里,脸色十分的苍白。

  我问她好点没有,她却反问我那个混蛋来了没有。我知道,她指的是托尼。我告诉她托尼还没有来,不过马上就会来看她的。

  她举起那只机械手臂,活动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告诉我:“现在我想和他掰手腕呢!”

  看着她那张年轻的脸,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刚出房间就看到了托尼,他抱着膝盖坐在门前的角落里,一声不吭。我过去告诉他劳拉在等他,让他进去。

  他抬起头,用哭的通红的眼睛看着我:“我要把那些混蛋全都杀掉。”

  是的,我们要把那些混蛋全都杀掉。

  8月5日 阴 大风

  今天总部给我们派来了三名新兵。不包括劳拉,这两个月我们已经失去了二十八个人,中队人数已经减至三十一人。不过现在几乎所有的战斗都进行的十分艰苦,我们的情况还算好的。第六和第二十四中队都已经不足二十人,几乎已经名存实亡。

  三个新兵都不满十八岁。其中最小的阿布才刚刚十四岁,他还是个孩子呢。

  天知道,他的生命不应该属于这里。

  8月6日 阴

  又看到苏雅了,她看起来有些憔悴,不过与在医院时相比,已经显得坚强多了。

  当时老汤姆也在我的身边,还问我是不是喜欢那个美丽的女孩儿,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是糟透了,因为他马上就怪笑起来,还指着我的鼻子“Oh,man,oh,man!”

  然后老汤姆告诉我说喜欢一个人的话一定要亲自告诉她,否则就会后悔一辈子,尤其是现在的情形,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

  他说的对,我决定明天去找苏雅。

  8月7日 阴 微雨

  现在放的是马切里尼的口琴专辑--月中的云彩,我最喜欢的曲子。

  我现在一个人躺在床上,写这篇日记。

  今天我正要去找苏雅时,被通讯传呼叫到了军部。

  我被领到一间小小的办公室,葛白将军在那里等着我。

  他办公室的桌子上有一盆开的很大的铃兰,开的美极了,我有点怀疑那是拟真的。

  他一言不发的注视了我半天,才突然问我那克南斯最可怕的是什么。我回答说当然是那些杀之不尽的魔蛹。

  他又问我为什么那些魔蛹会杀之不尽。我说因为它们有太空母舰的后援。

  他说是的,它们总是不断的在它们的母舰中制造出来,所以我们一直都处在下风。然后半天没有说话。

  我知道他要告诉我些什么了,所以静静的等着。他又开始说如果我们能够击毁它的话,那么剩下的魔蛹就好对付了。

  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们终于找到了对付那艘母舰的方法。果然,他说经过参谋部的研究,终于发现了那母舰的弱点,只要我们能击中它的薄弱部分,就可以彻底摧毁它。

  我反问他如何去击中那艘母舰,我们的星舰根本无法接近它,导弹也全部会被它的防御系统摧毁。

  他说对,星舰的体积太大,而导弹的轨迹很容易被对方捕捉。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看着我。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们想用战机去攻击它,对吧?”我问他。

  他点了点头。

  我又问他成功的几率是多大。

  他用低沉的声音说:“离母舰越近,对方的炮火就会更猛烈。即使穿越对方的防御,攻击到位,因为离的太近,也绝对无法逃出爆炸的范围。”

  我再次的问他成功的几率是多大。

  “百分之五,小于百分之五。”他回答。

  我沉默了一阵。

  “我们准备在全军选出三十名最优秀的飞行员去执行这个任务,你愿意参加吗,中尉?”他问我。

  我伸出手,轻轻的触摸了一下那朵铃兰,它是真的。

  温柔的花瓣充满了生命感。

  “我愿意。”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

  我已经好久没写这么长的日记了,今天是例外,因为军部给了我两天的假期。队里的家伙们都羡慕的要死,托尼更是恶毒的说我一定是刚刚割了阑尾。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告诉他们真相。

  我希望这两天的时间完全的属于自己。这可能是我最后的一点自私了。

  8月8日 阴

  我昨天晚上做了整夜的恶梦。睡到今天凌晨一点的时候就醒了。

  你只有两天的生命了。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反复的闪现,象海潮一样疯狂。

  我把被盖的紧紧的,可还是觉得冷,好象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似的。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死,因为觉得没死的时候想死是一件很傻的事情。可现在我却无法抑制的想到死亡,没想到自己原来如此的脆弱,或者,对死亡的恐惧感是人类的本能?

  如果我这么怕死的话,当时为什么又那么快的答应下来呢?我也弄不明白自己了。

  上午,出去转了一圈。太久没有休假了,简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后来终于去了英灵殿。那里有所有烈士们生前的留言影像。

  我输入了乌娜的名字,她那年轻可爱的笑脸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虽然只是三维的影像,也仍然是那样的充满了活力。

  “如果来的是劳拉,告诉你,你的三张乐卡再也没有机会要回去啦,因为我已经把它们弄丢了。”

  “如果是老汤姆,告诉你,你做的南瓜色拉其实是非常好吃的,上次是因为我故意在里面放了不少的芥末,结果害你被大家骂,对不起啦!”

  “如果来的是托尼,见你的鬼去吧,混蛋!”

  “如果来的是队长……嗯,我爱你!你这个…大傻瓜!”

  微笑和泪水同时出现在我的脸庞。

  回来的路上,觉得好了许多。

  在走廊里,迎面遇到了苏雅,我多希望她能认出我来,不过,她只是迈着轻盈的步子从我的身边走过。

  8月9日 阴

  这最后的一篇日记是写给你的,苏雅。

  明天上午,就是我们出发的时刻。我们三十个人将驾驶经过改装的“烈矢”战机去完成这最后的使命。

  现在已经接近午夜了,离我们出发的时间还有十一个小时。

  就在刚才,我去了你们的中队驻地,在你的房间门前站了很久。如果我把这一切都当面告诉你的话,想必你也会让我进去吧?不过我还是没有,因为我不知道在见了你之后还是否有勇气完成那样的一个任务。

  我将手轻轻的按在门上,好象这么做就能感受到你,那样的站了一阵,就走开了。

  还记得中学时你最喜欢穿墨绿色的裙子,所以墨绿也一直是我最喜欢的颜色。那个时候,你的男朋友是七班的小鲁,一个很高大很英俊的男孩子。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无论他怎样的高大,怎样的英俊,我也一定会和他争个高低的。可惜,人的成长始终是需要时间的。我想起当年的自己,小小的,那么赢弱,内向,面对别人时完全的不知所措。现在想起来,也有点好笑。不过,那样的一个我已经消失了,再也看不到了。而始终没有改变的,是我的感情。

  从中学时起就开始的暗恋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这听起来有点好笑,不过我一向都比较迟钝,所以到现在都来不及喜欢别人。

  我要死了,明天的这个时刻,无论成功与否,现在的我也将会永远的消失。所有的欢乐和痛苦,所有的经验和回忆,都没有了。经过了这么多年,我曾经以为已经克服了小时候的那种软弱和恐惧感。很明显我错了,因为

  直到现在,我写字的手还在颤抖着。所以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见你最后的一面了吧,因为我怕因为见到你后会在明天失去了战斗的勇气。

  上帝给我力量去履行了我的责任,不过,也许这力量不是来自上帝,而是来自我身边的人们,我所希望守护的那些人们。

  那样的话,明天,在我们穿着洁白的战斗服列队告唱地球颂的时候,我会想起老汤姆和他的儿子;年轻的阿布和满脸皱纹的葛白将军;在我做在战机之内,飞向茫茫的外空的时候,会想起一起生死与共这么多年的托尼和劳拉;还有五十岚和小黑兔吉米;在我飞越敌人的重重火力,将致命的导弹射入那庞大的母舰的时候,会想起金色头发和乌娜和她的微笑;而在那爆炸后漫天辉煌而灿烂的金黄色光芒中,我会想起你。

  在那个时刻,我一定不再感到恐惧了,因为我的心会充满了温柔的酸楚和甜蜜。

  是的,因为苏雅我爱你。

  8月11日 晴

  今天的日记应该由我--第十七中队的预备飞行员苏雅来完成。

  10日的日记没有了,因为在那一天,它的主人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当天空被那行星爆炸似的光芒照耀的一片明亮时,军部的两个战士穿着笔挺的军礼服将它用联邦的旗帜裹着交给了我。

  现在,我已经看完了它。

  在它的背面,是一张主人的照片。照片里的青年军官显得既陌生又熟悉,我努力的回忆着,那个亲切的笑容在记忆中是如此的模糊而遥远。

  而那样一个夜晚,这日记的主人就在我的门外,轻轻的将手放在我的门上。而那颗勇敢而温柔的心在这么多年中,一直生命的最后一刻,是为我跳动着的。

  关于他的感情,我不想再多说什么,那将是属于我自己的秘密。

  我已经决定将这本日记交给军部的英灵殿保管。

  希望未来的人类能够永远记得,他们的祖先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曾经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和勇气去爱,去战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2016 中国编辑网 http://www.chinabi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chinabian.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