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武侠 灶王爷的故事

2016-10-10 00:09

   已经是除夕了。

  家家户户都已经开始请门神,贴春联,剪窗花,挂年画。大户人家的门前都挑起了红灿灿的灯笼。虽然是大白天,也开始有零星的鞭炮声开始响了起来。卖鱼的小贩生意好的不得了,卖屠苏酒的酒店老板更是乐的合不拢嘴。

  整个人世间似乎都沉浸在这吉庆的气氛中。

  除了小河边的这一家。

  这个简陋的茅舍中没有任何要过节的气象,甚至,没有一点灯火。

  一只小小的麻雀飞进了冷清清的院子里,在空中徘徊了一阵,好奇的落了下来。

  ‘怎么这家人和别的人家不一样啊?‘小麻雀想到。

  它蹦跳着来到窗口,小心翼翼的探出小小的头,向内张望。

  屋子里面黑黝黝的,只勉强的看到一个灶台,看样子,似乎是厨房。

  ‘你在看什么?‘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问道。

  小麻雀吓了一跳,退了一步,睁大眼睛一看,却见是一个小小的泥偶在说话。

  他身上到处都是烟熏的痕迹,日积月累,整个身子已经变得黑黝黝的。一张脸也变的面目不清。

  ‘你是谁?‘小麻雀好奇的问。

  ‘我是谁?问的好,第一个问题就这么有哲学性,我是一个泥偶,满身灰尘的泥偶。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泥偶冷冷的道。

  ‘我知道你是泥偶啊,别生气么!‘小麻雀嘻嘻一笑,收拢了翅膀,从窗户的缝隙中钻了进来,‘我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名字,名字难道很有意义么?不过,愿意的话,你可以叫我灶王爷,大家都是这样叫我的。‘泥偶一边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一边缓缓道。

  ‘灶王爷?呀!我知道,许多的人家都供着你呢!原来,嘻嘻,你还是名人哪!‘小麻雀开心的道。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灶王爷冷冷的道,‘我和他们不一样的。也不是什么名人。‘

  ‘怎么会不一样?‘小麻雀有点纳闷,‘你看起来和他们没什么不同么。‘

  ‘我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不信就算了。‘灶王爷有点不耐烦的道。

  小麻雀侧着头想了想,不解的摇了摇头,又接着问道:‘对了,为什么这里没有挂那些红红绿绿的东西呢?我看大家都是这样做的啊?‘

  ‘很简单,这一家没有挂,因为他们根本挂不起。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人叫穷人吗?‘灶王爷的声音开始有点刺耳。

  ‘穷人啊。‘小麻雀喃喃的道,原来因着那喜庆气氛而带来的心情不知为什么一下低落了许多。

  随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个瘦小的女孩子从里屋走了出来。

  她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头发枯黄,眼睛因为太过瘦削的脸庞而显得很大。她走到米缸前,探头看了看,失望的摇了摇头。

  她呆呆的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从角落里拾起了几个堆着的麻袋,将它们一一打开,在炉台上用力的抖了又抖。不一会儿,炉台上竟落了薄薄的一层米屑。

  女孩儿的脸上露出喜色,将米屑用小手拢了,收在锅里,添上水,熬起粥来。

  等火烧起来了,她又挑起水桶,到河边汲水。

  小麻雀和灶王爷静静地看着她忙碌着。

  许久,灶王爷才缓缓的低声道:‘她叫小喜。她还有个弟弟叫小福,今年只有七岁,现在每天在外面拣别人的剩饭。‘

  ‘那他们家的大人呢?‘小麻雀轻声的问。

  ‘他们的爹已经死了一年了,是被人逼债上吊死的,娘也病倒了,终日卧床不起,小喜只好留在家里照顾她,让弟弟去要饭。‘灶王爷的语气带着一点落寞,‘这一年来,他们从来没有一天是吃饱过。‘

  小麻雀沉默了。

  屋子里只余下小喜那轻轻的脚步声。

  ‘看,下雪了。‘小麻雀轻声道。

  ‘嗯……,不知道小福今天在外面怎么样了,会不会冻着。‘灶王爷有点担心的道。

  小麻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去:‘我想,我开始有点明白了。‘

  ‘明白什么?‘

  ‘没什么。‘小麻雀微微一笑。

  外面传来了‘咯吱、咯吱‘的脚步声。

  ‘是小福回来了!‘灶王爷轻声道。

  小麻雀转过身,果然,院子里走进来一个小小的男孩,衣服已经烂的不成样子,小脸冻的红红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大包裹。

  ‘是呀!‘小麻雀叫着,‘好像今天他还带回来不少东西呢!‘

  ‘不会吧?‘灶王爷有点怀疑,‘哪有那样的好事?‘

  ‘不信你自己看么!‘

  灶王爷将信将疑的向外望去,吃了一惊:‘真的呢!这下好了,他们可以好好的过一个年了!‘灶王爷的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喜悦。

  这时,小福已经进了屋,小喜忙不迭的拍去弟弟身上的积雪,一边还用小手去捂他那被冻的通红的脸蛋。满脸的微笑,却没有打招呼。

  ‘咦?她怎么不和弟弟说话?‘小麻雀有点纳闷。

  ‘说话?说不了的。他们一家都是哑巴。‘灶王爷平静的道。

  ‘什么?!‘小麻雀睁大了眼睛。

  这时,那一锅粥已经熬好了,白蒙蒙的水气沸腾着,小喜连忙过去将锅挪了下来。

  小喜将粥倒在两只大碗里,这粥可真稀,都可以照出人的影子来。

  小福抱着那个大包裹,呆呆的看着姐姐忙碌着。

  ‘他怎么不把包裹打开呢?‘小麻雀有点不解。

  ‘我也不清楚,不过这孩子一向都有点呆呆的。‘灶王爷无奈的道。

  ‘这是怎么回事?‘小麻雀惊讶的问。

  ‘怎么了?‘

  ‘那包裹好像……好像在动……‘小麻雀喃喃道。

  灶王爷凝目望去,果然,包裹又微微的动了一下。

  小喜似乎也觉察到了那个包裹的异样,忙奔了过来,从弟弟怀里将那包裹接了过来,一层层的打开。

  突然,一声尖锐的啼哭声划破了小屋的寂静。

  ‘是个婴儿!‘小麻雀失声道。

  ‘这孩子,拣个婴儿回来做什么啊?‘灶王爷惊讶极了。

  真的,是个小小的婴儿。此刻,他正挥舞着小拳头,努力的哭着,顽强的向外界显示他的存在。

  小喜看上去也吃了一惊,随即,那枯黄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喜悦的笑容,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珍贵的礼物。。

  那是很灿烂的笑容。

  她轻轻的摇动着怀中的婴儿,不一会儿,婴儿的啼哭声小了下来,可还是哭个不停。

  小喜想了想,又用汤匙舀了一点米汤喂在那婴儿的小嘴中,这一次,哭声终于停止了。

  小喜和小福对视了一眼,开心的笑了。

  灶王爷和小麻雀都松了口气。

  小喜向小福打了几个手势,小福点了点头,捧着一碗粥走到了里间,显然是给他们的娘亲送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走了出来。

  小喜又打着手势让弟弟喝剩下的那碗粥,小福摇了摇头,将粥推到姐姐面前。

  小喜又将粥推回去,眼中露出责备的目光。

  小福呆呆的看了看那碗粥,胆怯的看着姐姐,一边却又将粥小心翼翼的推了过去。

  小喜忍不住笑了,伸手摸了摸弟弟的头,舀了口粥喝了,又舀了一口喂了怀中的孩子,然后又推到弟弟面前。

  小福低下头,捧起碗喝了一口,偷偷地抬眼瞄了一眼姐姐,见她真的没有生气,便傻傻的笑了。

  简陋的小屋中,姐弟两个就这样和一个被遗弃的婴儿一边分享着这碗淡淡的粥,一边微笑着,很幸福的样子。

  ‘嗯,真好呢,他们这一家人。‘小麻雀喃喃的道。

  ‘好什么?!‘灶王爷有些烦躁的道,‘他们明天怎么办?那孩子恐怕…………‘他说不下去了。

  小麻雀沉默了一阵,突然抬起头,眼中闪过奇异的光芒:‘我要帮他们!‘

  ‘帮?怎么帮?除非你自己跳进锅里熬汤给他们喝,不过就算那样,也不够他们吃一顿的。‘灶王爷打量着它小小的躯体,嘲笑道。

  小麻雀没有回答他,转过身,拍拍翅膀飞走了。

  小喜和小福已经和那个婴儿分享了那碗仅有的粥,进屋休息去了。

  灶王爷无聊的叹了口气,他不相信这只小小的麻雀真的能为这个家带来些什么。

  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他早已拒绝相信别人。

  半晌,外面又传来翅膀拍动的声音,小麻雀飞回来了。

  它蹦跳着从窗子的缝隙中挤了进来,将嘴中噙着的东西放在灶台上。

  那是一粒米。

  ‘看!我带回什么了!‘它高兴的道。

  ‘一粒米?‘灶王爷纳闷的道。

  ‘是啊,一粒米。我从一家很大的人家的院子里拾来的。‘小麻雀得意的道。

  ‘你想用这粒米做什么?给小喜他们熬粥喝么?恐怕他们家都找不出这么小的锅呢。‘灶王爷冷笑道。

  小麻雀瞪了他一眼,拍拍翅膀又飞走了。

  过了好半天,它又叼回来一粒米。

  ‘看,现在不是两粒了么?我还可以再叼回第三粒,第四粒,第五粒,最后就会多到可以熬一锅粥了。‘

  ‘就算你能为他们叼够熬一锅粥,那然后呢?明天呢,他们又去吃什么?‘灶王爷忍不住反驳道。

  ‘可那总比站在那里只是同情而什么都不做要好吧,而且,明天我还可以继续去叼啊,明天,也许一切就都不同了。新的一天,总是充满了希望啊!‘小麻雀向往的道。然后,振振翅膀又飞走了。

  于是,又有了第六粒,第七粒,第八粒…………

  不知不觉,灶台上的米已经有二十多粒了。

  灶王爷呆呆的望着小麻雀飞进飞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又一次,小麻雀兴奋的钻了进来,放下嘴里的米后,长长的吁了口气:‘好险呢!‘

  ‘怎么了?‘灶王爷忍不住关心地问。

  ‘刚才去叼米时,有孩子拿弹弓打我呢!‘小麻雀心有余悸的吐了吐舌头。

  ‘算了吧,还是别去了。‘灶王爷劝道。

  ‘不要紧,我这么小,他们打不着的。‘小麻雀冲灶王爷挤了挤眼睛,又飞了出去。

  这一次,它去了好久。

  灶王爷焦躁不安的望着窗口,却始终不见它的身影。

  就在他开始感到绝望时,却听到了那熟悉的拍打翅膀的声音。

  ‘小麻雀!‘他高兴的叫道。

  可当他看到再次钻进窗来的小麻雀时,却呆住了。

  它的翅膀下面,竟是一个血洞,血液已经干涸,可仍旧显得那样的触目惊心。

  ‘你……你……你这是怎么了?‘灶王爷颤声道。

  ‘嗯,好像,这是最后的一趟了呢。‘小麻雀放下了嘴里叼着的米,疲倦的冲灶王爷微笑着。

  它试图向灶王爷再走近一点儿,却无力的倒在了灶台上。

  ‘没……没事情的,会好的,你别动,不要让伤口裂开了,一会儿小喜来了,就会为你包扎的,她最善良了,一定会救你的……‘灶王爷颤声道。

  小麻雀温柔的看着他,眼中透出一丝的笑意:‘我…我……终于明白你什么地方……和其他的灶王爷不一样了,你的心……你的心和他们的不一样……‘说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小麻雀-!小麻雀――!!小麻雀―――!!!‘灶王爷大声叫着,拼命叫着,小麻雀却再也没有回答。

  ‘傻瓜……我都说不要去了,用自己的命换这几十粒米,值得么?……值得么?‘灶王爷喃喃道。

  日渐西斜,金色的阳光柔和的透过窗子,照在小麻雀卷曲着的小小的身子上。

  屋子里静得可以听到风的声音。

  灶王爷痴痴的站在那里。

  “可那总比站在那里只是同情而什么都不做要好吧。”耳边又想起小麻雀的话。

  难道,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到么?

  或者,只是我从来没有试着去做?

  一直以来,我都在做些什么?

  我做的事情,不过就是在这里站着,感到心痛而已。

  我站了几十年了。

  我站的这几十年的意义是不是抵得上小麻雀叼回来的一粒米?

  原来,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过。

  什么都没有。

  灶王爷的心开始颤抖,收缩,痉挛。

  这痛苦他难以忍受,这样的自己他难以忍受。

  巨大的痛楚让他的神志也恍惚起来。

  “心和他们不一样么?”他喃喃的问自己。

  耳边仿佛响起小麻雀天真的声音:“是呀,因为……你的心仍然会痛。”

  月色下,一个泥像静静的哭了,泪水模糊了他的脸庞。

  没有人听见,

  天地间一团泥巴的哭泣。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灶王爷感到自己飞了起来。

  他睁开眼睛,看到脚下是一缕渺渺袅袅的炊烟。

  自己正飘出窗子,穿过邻近的那条小河,掠过荒芜的田野,向上升腾,直入云端。

  大地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灶王爷猛然醒悟了:是了,今天,是一年一度上天庭的日子。

  今天的自己可以向至高无上的玉皇说话了。

  今天的自己终于有权做点什么了。

  他的心开始霍霍的跳动。

  终于,他可以看到那气象万千,瑞彩缤纷的天庭了。

  亭台连着亭台,楼阁压着楼阁,金灼着碧,紫沁着红,曼妙的仙女和声隐隐飘来,与天籁同飘渺。

  这里是一个与人间截然相反的世界。

  辉煌宏伟的天庭门口,来自四面八方的千千万万的灶王爷已经排起了长龙。

  这些灶王爷形态各异,有的衣着光鲜,踌躇满志,嘴上还抹着蜜糖--那是为了让他们在玉皇面前说好话而抹的,有的却和他差不多,神情低落身上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连一丝的油彩也无。

  灶王爷在队尾停住了。

  长龙缓缓的向前移动着。

  风的声音很大,激烈的把云扯成了缕缕的迷梦,似真似幻。

  “下一个---!”守门天兵的嘹亮的声音远远的在天空中回荡着。

  然后,灶王爷发现发现自己已经在天宫的大门口。

  八根金色的天柱撑立在天地间,每一根都盘绕着九十九条银色的巨龙,龙是活的,用威慑的目光紧盯着灶王爷,须鳞不住的颤动,有的还冲他张开了嘴,喷出淡紫色的烟雾。

  以前的他每次来都在这些龙的面前怕的发抖。

  “不,我不怕,你们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你们和以前的我一样,只是呆在那里,根本什么都做不了。”灶王爷对着那些龙大声的叫道。

  然后他迈着大步从它们的身前走过。

  银色的巨龙们在他身后愤怒的咆哮着。

  青色的玉阶在他的脚下蜿蜒着,在云雾中时隐时现。

  感觉中,似乎已经走了很远,可是灶王爷仍然没有看到路的尽头。

  就在他筋疲力尽的时候,路边出现了一个披着红袍的神官,就坐在一张长案后面,百无聊赖的咬着手中的笔杆。

  他看到灶王爷过来,便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喂!这里---”

  灶王爷一愣,走了过去。

  “来汇报的吧,有什么事赶快说吧。”神官懒洋洋的道。

  “可是我想对着玉皇说啊。”灶王爷诧异的道。

  “不行,今天玉皇没空。”神官打开一本帐簿,头也不抬的道。

  “为什么?”

  “听说嫦娥仙子排演了一个新的舞蹈,歌颂玉皇的光荣与伟大,今天要上演呢,所有的神官都去看演出了。哎,真想去看啊,为什么这倒霉的差事就一定轮到我呢?”神官苦恼的道。

  “那……那这些人间的事情他还会看么?”灶王爷期待的问。

  神官呲压一笑:“想听真话?”

  灶王爷点了点头。

  “你们报的人间这些事情么,一般都会拿到西昆仑给王母娘娘当小说看着解闷了,玉皇是从来不看的。”

  “什么?!”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老人家每天忙着出席各种宴会,视察各处的神仙洞府,打击不听话的神仙,光是这天宫的事情就已经忙得透不过气来,哪有时间理会凡间的事情啊。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神仙一摊双手,无奈的道。

  “怎么会这样?不……不行,我一定要见玉皇,一定要亲自告诉他………”灶王爷喃喃的道。

  “你烦不烦啊,我说见不了就是见不了,你要是没事,就回去吧!”神官挥了挥手中的一面黄色小旗。

  “等等啊!”灶王爷绝望的大声叫着,一阵疾风吹过,飞快的将他送回到天庭的大门口。

  “下一个!”天兵高声的叫喊着。

  “不,我还没说完呢!”灶王爷拼命的抢前。

  “当!”两只大斧交叉着挡住他的去路,“无礼!不得擅闯天庭!”

  灶王爷退开一步,浑身颤抖,眼中几乎冒出火花来。

  为什么?为什么不肯听我说呢?

  这样的话,自己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什么都做不到?

  远远的,耳畔响起了悠扬的仙乐声。

  灶王爷回过头去,看到大片的旌旗顶盖夹着五彩的祥云浩浩荡荡的飘了过来。

  如山的羽仪中,洁白的玉辇中,一位冷艳无匹的仙子高高在上的坐着。

  有天兵高声的唱着:“嫦娥仙子驾到----!”

  所有的灶王爷都转过脸去,惊羡的注视着这天界第一美女的驾临。

  “真美啊,不愧是天界的第一美女!”

  “是啊,难怪她把后羿甩了,看她现在多风光!”

  “喂,你们让看点啊,俺也开开眼界,好不容易能来天宫一趟呢!”

  “土包子,滚一边去!仙子让你看等于精神上受到了污辱!”

  “偶像啊!我崇拜!”

  ………

  各种议论与欢呼组成的声浪在灶王爷的耳边沸腾着。

  灶王爷呆呆地看着这个粉碎了他的梦想的女人从他面前经过。

  望着那张冷漠而美丽的脸,听着喧天的乐曲声。

  他眼前突然浮现起小喜看到那弃婴时灿烂的笑容。

  “你们…………这群混蛋。”他喃喃的道。

  似乎嫌欢呼声太吵了吧,嫦娥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却打到了头上插的一只珠串,一粒滚圆的珍珠掉落了下来。

  它不停的在云中滚动着,跳跃着,最后竟停在了灶王爷的脚边。

  灶王爷不自觉的蹲下身去,将它拣了起来。

  “喂!你!快不将珍珠还给仙子!”有天兵大叫道。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向灶王爷集中了。

  嫦娥也用她特有的冷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灶王爷望着手中的那粒珍珠。

  这样的一颗珍珠,就应该可以让小喜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了吧,他们可以天天的吃米了,可以将那个婴儿养大,可以治母亲的病,可以给小福添新衣服,给小喜买花戴………

  “喂!说你呢!臭泥坯!”天兵大声吆喝着。

  灶王爷打了个冷战,突然将手紧紧的握住,不住的后退。

  “干什么!你站住!”两个身批金甲的高大天兵冲了过来。

  灶王爷转身便跑。

  “哎……哎,你做什么,站住!快点站住!!嫦娥仙子是今天的贵宾,你这样做是违反天条的,要遭天雷轰顶的!回来!!!”

  灶王爷一头扎进了云雾中。

  天兵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灶王爷在云中拼命的向前跑着。

  成群的仙鹤列着队从他的身边飞过,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

  忽然,他冲透了云层,向着人间落去。

  天空的云飞快的聚集着,瞬间便变得阴沉起来。

  闪电一亮,一声霹雳。

  一个惊雷在他的身边炸开。

  一个又一个的天雷在他的身边炸开,灶王爷拼命的躲闪着。

  终于,他看到了那熟悉的小河和河边的茅舍了。

  这时,一个天雷紧挨着他炸开。

  灶王爷痛苦的**一声,半边身子都顿时被烧焦了。

  “不行了,自己无法再飞了,可是,这颗珍珠我一定要……。”想到这灶王爷咬紧牙关,拼命的一掷。

  那珍珠向着茅舍的方向落了下去。

  灶王爷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仿佛看到了小喜的娘牵着小喜和小福的手走在大街上,小喜还抱着那个孩子。

  他们都穿着新衣服,很快乐的样子。

  “小麻雀,你看,我终于也能够为他们做点什么了……你……不用再去叼米啦………”

  “轰!”的一声,一股烧焦的泥土的气息天空中弥漫开来。

  那颗珍珠静静的落着,落着,飞过了茅舍,“噗通”一声落到了小河里,在水中缓缓的沉了下去。

  就好象,是一滴晶莹的泪。

  喜庆的鞭炮响彻大地,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2016 中国编辑网 http://www.chinabi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chinabian.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